放寒假了!!!
通常吃All主角➡️CP洁癖的小可爱们谨慎关注
建议看合集了解一下我产哪些cp 不要踩雷喔

昵称是塔树❤️
爱发电:塔树Woodyo

【All日向/All泽】恋爱换乘#15

和前任复合or选择新恋情,修罗场综艺进行中!


  ***


  “侑前辈,在信里这样称呼你,没问题吧?好久不见,侑前辈的发型变了,给人的感觉也变得不一样了。比如说,你比以前懂礼貌多了……”


  日向有点想打断宫侑。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不是这么写的。应该是“比以前稍微礼貌了一些”吧?不过,为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打断宫侑并不妥当,于是日向按下了自己的疑惑。


  见日向没有反驳,星海惊讶地在日向和宫侑之间看了一圈,开始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残留着双向箭头——宫侑这样算有礼貌?这是个人滤镜吧?


  研磨默默咬了咬指甲盖。如果宫侑现在这样算有礼貌,以前真的是狗吧?


  宫侑仿佛察觉不到众人各异的视线似的,侧过身子,可谓深情地注视着日向,背诵着信的内容:“我也有所改变,侑前辈能感觉到吗?哈哈,其实变了哪里我也说不清。不过,我依然热爱排球,而且比以前更喜欢了。你已经成为了职业选手,体会应该更深吧。”


  日向在信中说了一些有关排球的事,最后叮嘱道:“侑前辈,希望你不要拘束,无论是节目里还是节目外,我们自然地相处吧。”


  节目刚开始录制时,宫侑面对日向别扭得不行,但现在,情形已经大不相同了。


  宫侑郑重地叠好信纸,对日向承诺道:“小翔阳,我会做到的!”


  星海轻轻敲了敲桌子,把大家的心声说了出来:“宫侑,你别太嘚瑟了。”


  日向没注意宫侑和星海的互瞪,低头思索了一下,说:“应该还有一段吧?”


  日向回忆着说:“我明明说了,感谢你推荐我来参加这个节目……”


  宫侑哀嚎一声:“不要!不要说这个!说出来就一点都不浪漫了!”


  “欸?”日向难以理解道,“我的信本来就不浪漫啊!”


  宫侑悲愤道:“你不懂!”


  宫侑毕竟是高中时会记录“暗恋心事”的JK——“宫侑JK”的说法已经过宫治的认证。日向状似理解地点点头:“嗯嗯,是我不懂。”


  宫侑立刻改口:“我错了。”
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认错倒挺快……话说,总觉得宫侑有点恋爱脑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日向自己是排球脑,配上宫侑这种排球打得很好的恋爱脑,意外的挺合适!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但他们俩都是笨蛋。两个排球笨蛋,啧,不看好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就是嘛,笨蛋要和聪明人配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你们是想说自己是聪明人吗?


  日向站了起来,顶着众人的目光,有种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错觉,紧张道:“唔,轮、轮到我了是吗?”


  “日向……啊,这个划掉了,小翔阳。”


  自己念“小翔阳”,有点羞耻啊!日向的脸微微发红,举起信纸挡住半张脸,深吸一口气,接着往下念去。
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好长。小学生写作文?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虽然……但是很诚恳啊。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春乃,大胆说出“虽然”后面的内容啊!


  信的内容日向大多已经看过,宫侑倒是老实,说“稍微”修改一下,就真的只是加了短短一段话——


  “不论哪个时期,不论我们是何种关系,我一直想和你并肩同行。小翔阳,最晚2018年,加入MSBY黑狼成为我的队友吧!”


  如果宫治见到了这封信,一准会无语:结果宫侑到现在还相信占卜说的2018是他们的定情之年。


  宫侑当然想将信写得再动人一点的,但他现在还处于向日向申请“机会”的阶段,咋咋呼呼的求爱可能会适得其反。


  到底是谈过恋爱的关系,宫侑这回确实精准踩到了日向的点。看日向的表情,显然被宫侑的这段话打动了——不是爱情意义上的心动,但对现阶段的他们来说,是好的开始。望着日向神采奕奕的双眼,宫侑微怔,半晌才注意到日向伸出的拳头,笑了一下,拳和拳轻轻相撞。


  星海的脸复制旁边的研磨,难看地皱在了一起。影山和星海同队,比起和他们俩成为队友,日向肯定更希望站在球场的另一边,和他们争出高下。而影山以外备受世人瞩目的二传手……宫侑和日向的强强结合,怎么看都是命中注定的。


  星海之前说过,他认为自己对日向的喜欢是命中注定,但这个词套用到日向和别人的关系上,就令人不爽了。


  赤苇思忖着开口了,语调依旧是不紧不慢的:“日向,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看到你打排球的样子?”


  日向“唔”了一声,想起赤苇之前就问过同样的问题,立刻为自己的疏忽感到抱歉起来。他歉意地笑了一下,说:“赤苇君工作很忙,我按照你的空闲时间,约朋友们打一场友谊赛吧?”


  研磨立刻说:“我也要去。”


  宫侑:“我来组织!”


  星海唯恐天下不乱道:“那另一队的二传手就定影山好了。”


  “呃,这是不是不太好……”日向有点慌了,总觉得下一秒影山的铁掌就要敲在他的后脑勺了。


  星海摩挲了一下手指,很想揉一下日向的脑袋,可惜太远了够不着。他哼了一声,猜到日向在怕什么:“你在国内的事就由我告诉他吧,本来就没必要瞒着,有我在,他能拿你怎么样?就这么说定了,正好大家一起见个面。”


  研磨幽幽道:“影山又是谁……”


  “是翔阳高中时期的队友。”星海解释了一句,看出研磨的担忧,又骄傲地补充道,“放心,影山有没有那个意思暂且不说,反正你打排球的情敌里面,我就是最厉害的了。”


  宫侑:?
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宫侑这么自信的话我会觉得他会欠扁,换成星海就觉得很可爱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不愧是选手。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隐约记得泽村君说过他是宫君的粉丝……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什么?有这回事?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不是不是,他说他是AD粉丝……啊,那不就是星海的球队吗?


  听到影山的名字,泽村默默竖起了耳朵。虽然他算不上铁粉,但他确实很关注职业排球赛,现役年轻选手里最欣赏的就是影山飞雄。他当然也知道影山的队友星海,但克里斯的到来夺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,遇上喜欢的球队的当家明星,对比起来也没什么了。


  泽村正在琢磨要不要去当电灯泡的事,耳朵突然被轻轻扯了一下——是御幸回来了。


  “喂,干什么!”泽村小声斥责。


  认识多年,御幸几乎没有扯过他的耳朵,反倒是他,高中的时候经常下克上扯御幸的衣领,把人拎起来质问。那时候御幸总是无奈地嚷嚷,“喂喂,我才是前辈啊”……现在想想,泽村觉得自己算是“有恃无恐”的典范了。


  御幸捏了一下就自然地放开了手,同时将一张卡片放到了桌上。


  是节目组的新通知——标题“真心话不嫌多”。


  「如果您已经选好今晚的投票对象,可以用礼物换取向对方提问的机会(礼物上交给辛勤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哦),问题通过抽卡的方式随机生成。真心话检测仪可以帮您判断对方是否诚实。相对应的,对方也可以用相同的问题反问您,请做好接招准备!」
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换句话说,今晚的心动投票是不匿名的。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不,肯定不会所有人都选择提问吧!万一抽到让人社会性死亡的问题,那可就是大减分了!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是的,如果准备的礼物很有意义的话,还是送礼物比较好。提问什么的,在相处过程中,自然地抛出好奇的问题,应该更好吧?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我突然想,这不会是一也临时编的吧,冒充节目组什么的……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真的吗?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当然不会,你们想什么呢。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幸好你们两个没去参加节目。你们干得出这种事吧?


  演播室的两位女嘉宾考虑到的问题,大多数人都考虑到了。但愿意冒险挑战的人还是不少——日向和泽村的手机屏幕纷纷亮起,节目组提醒他们,有人正在三楼等他们。


  美马不在,想也知道邀请人里肯定有他,论行动力,美马可是数一数二的。泽村看了同屋的御幸一眼,见御幸坐着没动,默默走到门口旋开门把手——


  快步追上的御幸悄无声息地贴上泽村的后背,温热的手掌覆在泽村的手上,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
  “看我干嘛?”御幸低低地问。


  “我只是看看美马在不在……”


  “你觉得我没有脾气吗?”


  御幸的气息离得太近,泽村有些不自在地闪避了一下,企图蒙混过关:“啊?”
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头看御幸啊!后悔!


  御幸握着泽村的手,用力一推,已经拉开的房门“嘭”地撞上。


  “别去了。”御幸淡淡道。


  泽村在御幸的怀里艰难地转了个身,面对面地仰望着御幸,微怒道:“你说不去就不去?你凭什么……喂!”


  御幸左手一伸咔嚓锁上门,右手揽住泽村的腰,猛地发力将他一把抱起,大跨步走到床边——一阵晕头转向,泽村被御幸甩到了他的床上。泽村正要喊叫,被早有预料的御幸捂住嘴,嘴老实了,身体依旧不老实。但箍着泽村的毕竟是盗垒阻杀率极高的强腕,泽村竟然完全挣脱不开;御幸坐在泽村身上,夹住他乱动的双腿,右手牢牢抓紧他的双手手腕,左手捏着泽村呜呜假哭的嘴,语气不好道:“别动了。再动就……”


  御幸压低了后面的字眼,但泽村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
  ……泽村人都傻了。
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硬了,拳头硬了!!!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我就说吧!一也就是罔顾规则的人!!


  泽村被不按常理出牌的御幸拦下了,而日向那边,当然没有人敢公然“挟持”他。日向收到了节目组的两条信息,他一抬头,就见两位室友都站在门口,齐齐朝他望来。


  宫侑和星海自认为足够了解日向,而日向向来不是扭捏的人,别人问他就答,所以,何必选择只能提随机问题的真心话挑战?
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赤苇终于要出击了吗!虽然我还是支持研磨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变脸这么快?赤苇真的好难,我看别人谈恋爱的时候他每时每刻都在加班。


  难得空闲的赤苇,抽到的问题是这样的——


  “在暧昧状态下和对方进行肢体接触,会觉得不舒服吗?”


  赤苇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,他虽然有充分的审讯经验,但向好感对象问这种问题……还是人生头一遭。


  日向一时间无法代入“暧昧状态”,思索着说:“应该不会不舒服吧……”毕竟他是排球运动员,天天大汗淋漓地和别人肢体接触啊。


  想到节目组提醒的可以反问对方,日向下意识地追问道:“那赤苇君呢?”


  日向微微歪着头,明亮的眼睛让赤苇的心跳加快了些。他不由得想到了那个雨天,被淋湿的日向笑意盈盈地说“我觉得赤苇君的话很帅气”……克己复礼的检察官大人一时间情难自禁,俯身专心地注视着日向,忽而凑近了,脸颊贴了下日向的脸颊。


  日向还没来得及感到惊愕,迅速发烫的脸颊一触即分,清醒过来的赤苇直起身,站得比卫兵还要笔直,别过隽秀的脸,轻咳一声:“我的事务官告诉我,年轻人之间比较流行……贴贴。”


  日向被这波又纯情又撩的操作搞得面红耳赤,尴尬道:“是、是吗。”
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哇哦,老男人还是很有魅力的嘛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贴!使劲贴!研磨也给我贴!


  但研磨抽到的问题,实在不太妙。


  研磨死死盯着卡片,声若细蚊道:“翔阳……你的初吻是什么时候?”


  被问到私密问题,日向这回是实打实的尴尬:“呃,高二的时候,和侑前辈……”


  研磨真的不是很想听。不论日向是否好奇他的答案,为了打断日向,他立刻主动道:“我的初吻还保留着。”


  这简直是在暗示日向自己想和他亲亲了!研磨抿了抿唇,脸庞微微发红。


  其实日向根本没想那么多——他已经被尴尬淹没了。


  话题实在太糟,很容易就会让日向的注意力转移到前男友身上,研磨抬手蹭了下脸颊,谨慎地换了个话题:“翔阳,我听说你在巴西职业沙排需要一个赞助商。”


  日向点点头,迟疑道:“谁说的啊?”


  当然不是宫侑说的,是研磨通过自己的渠道调查到的。


  研磨没有回答日向的疑问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期待你的友谊赛。”


  研磨摘下收音设备,向日向贴近了,悄声道:“如果翔阳有足够的商业价值,我想成为你的赞助商。”
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通过日向君的收音设备听到了孤爪君的声音……这是有多近啊……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贴上了贴上了!不要如果——直接成为他的赞助商吧!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唔,日向君肯定希望赞助商认可他的实力吧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无奸不商,研磨应该不会把爱情和事业混淆,如果真的赞助日向,那肯定是看好他的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挂件CP,未来可期!金主和运动员……我太可以了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我也想成为泽村的赞助商,我也想拥有钞能力!


  另一位钞能力的拥有者美马,却没能等到泽村。美马蹙眉看了眼表,对光舟撂下一句“我去找他”,下楼到了紧闭的二号房前。


  泽村受了御幸的硬核威胁,终于安分下来。御幸低头静静看了他几秒,突然泄了气,禁锢着对方的手自然地松开,他俯下身,将泽村紧紧拥入怀里。


  咚咚。咚咚。御幸的心跳声和敲门声交错着响起。


  美马在门外冷冷地质问:“御幸,你在做什么?”


  泽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。他不知道御幸想做什么,但脑子里蹦出来的首个念头,居然是想维护他。他探出手,摸到床头柜上的遥控器,摸索着摁了几下,关了灯和窗帘——没有光,房间里的摄像头就无法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了。


  见门内没有反应,美马又敲了两下门。沉闷的敲门声落下后,美马停顿几秒,下了最后通牒:“我要撞门了。”


  “美马!”泽村急忙说,“我没事!你冷静!”


  三号房的克里斯听到动静,走出房间,同时关上房门阻隔了想看热闹的宫侑。克里斯旁观了一会儿,很快明白了现在的状况,劝阻美马:“让他们谈谈吧。御幸不会伤害他的。”


  “有什么好谈的……”怒意上涌,美马真不认为御幸和泽村有什么好谈的。但想到泽村总是跟他强调的“尊重”和“理解”,他只得尽力压下火气。


  美马垂眸扫了眼手表,语气沉沉:“给你们三分钟。三分钟后不出来,我真的会撞门。”


  屋内没有人应答。因为御幸又把泽村的嘴捂住了——他不想听到泽村叫别的男人的名字。


  此刻,美马在屋外发飙,御幸则轻飘飘地说:“你听。他多粗鲁啊。”


  泽村翻了个白眼,很想说:你又能好到哪去?!


  “我不会阻止你做你想做的事。”御幸轻声说着,泽村却觉得御幸不是在和他对话,而是在一遍遍地提醒自己,“我不会阻止你的。”


  御幸的自语起效了,手上劲道一松,泽村便趁机咬住他的手掌。嘴巴终于得到短暂的解放,泽村急急道:“那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?”


  泽村的声音愤怒中夹杂着委屈:“我都让你离开了,你为什么还喜欢我啊?你混蛋,你压得我喘不过气……”


  “……不能喜欢你吗?”


  御幸仍旧不敢松懈地压在泽村身上,他怕自己一退让,泽村就跑去给门外的男人开门——那样的话,他和美马,今天总得疯一个。


  御幸已经听到隐约的哭腔了,他才不想泽村泪眼朦胧的样子被外面的人看到。以前觉得烦的哭相,现在光是想象都觉得惹人怜爱,他的理智在泽村面前还剩几分?


  “别哭……呐,你说,他们都能喜欢你,凭什么我不能?”御幸耐心地说着,给人一种通情达理的错觉,“我不要你说谢谢,给我发好人卡。你不讲道理在先,所以我不想做你的俘虏了——我得为自己的未来考虑,不能听你的了。”


  “你本来就从来都不听我的……”


  御幸打断了他:“我能吻你吗?”


  泽村的控诉卡壳一秒,惊慌道:“不能!”


  黑暗中,御幸的唇撞了上去。


  “你误会我,那就让误会成真。”御幸低沉的声音隐没于唇齿间。
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奥村也下来了,真刺※激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有种三个男人围在门口捉奸的感觉!


  三分钟的时限未到,门开了。


  泽村抱着枕头作为护身工具,慌慌张张地逃了出去。美马看他一眼,按下墙壁上的开关,看清了御幸床上的一片狼藉。他漠然走上前,拎起了御幸的衣领。


  克里斯有些无奈:“别打架。”


  光舟默默地追上了泽村。克里斯瞥了眼两人一前一后的背影,选择留下来处理矛盾。


  泽村抱着抱枕一路狂奔,直接跑到了马路上,望着人迹罕至的道路发呆。光舟追上了他,微微喘着气,拿过他怀里的抱枕,说:“我来拿。”


  光舟侧过头观察泽村的表情,补充道:“节目组的摄影师没有跟上来,我们随便走走吧。”


  泽村仍旧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。他被御幸吓到了。


  光舟沉默两秒,伸出左手,抓住泽村的右手,十指缓缓相扣。泽村终于回神,视线落在了光舟身上,但感官还是有些迟钝,竟然没有想要挣开——此刻,他应该是有些抗拒肢体接触的。


  “如果想到他让你感到难受的话,那就看着我。”光舟的手指渐渐收紧,“看着我,然后想着我。”


  泽村眼神闪躲了一下,手指开始挣扎。光舟蹙起眉,抓紧他的手将他拉近,垂眸认真地注视着泽村,一字一顿道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
  “泽村前辈,他们只想着控制你,而我没有任何恋爱经验。”


  光舟适时松开了手,但两人之间的距离仍然极近。


  “等你心情好些,请认真地考虑一下我。”




  ===



  我一早就想好了要写吻戏,而且不止写一次,嘿,嘿嘿

  逐渐接受自己歪屁※股的现实(瘫)写all日的恋综好像真的写不出新意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厌(大哭)

  明天返校,10月准备策划all泽小料(主页有一个调查,有兴趣的可以参与一下),本月停更,有可能会掉落更新,只是有可能哈。


  彩蛋是全员小采访,主题是“日向/泽村喜欢什么样的吻”


上章打赏感谢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

(and感谢帮我抢娃娃!米娜桑我是拥有御泽10cm娃的人了![到处炫耀

感谢投喂付费礼物❤❤ @乌野  @卡布 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

也谢谢各位的评论!评论都好用心,搞得我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了!!T T谢谢各位的支持!!!

评论 ( 55 )
热度 ( 440 )
  1.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
TOP

© 塔树Woody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