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寒假了!!!
通常吃All主角➡️CP洁癖的小可爱们谨慎关注
建议看合集了解一下我产哪些cp 不要踩雷喔

昵称是塔树❤️
爱发电:塔树Woodyo

【All日向/All泽】恋爱换乘#14

和前任复合or选择新恋情,修罗场综艺进行中!

本章all泽主场,all日含量低。终于写到御泽分手回忆了。


  ***


  “克里斯,可以让我和他单独谈谈吗?”御幸说着,视线凝在泽村身上,没有丝毫偏移。


  泽村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了半步。


  ——“我真的很生气,荣纯。”


  记忆中,上一次听到这句话,是在两人临近分手时。


  泽村和御幸被媒体拍过几次,但那一次,事情闹得特别大,很多粉丝严厉斥责泽村的恋爱行为,怒骂泽村不肯抛头露面的秘密恋人。


  秘密恋爱是泽村的意思,御幸对公开并没有意见。确切地说,他没有主动公开的想法,但只要泽村想公开,他绝对全力配合。在御幸看来,只要不影响他打棒球就行——御幸不说,泽村也帮他考虑到了。棒球选手谈恋爱,粉丝习以为常,但如果恋人是偶像,说不定真会连累御幸。


  那次,网上的恶评满天飞,看到泽村被所谓的粉丝们骂得那般难堪,御幸在通话中难得严厉道:“你确定这条路比棒球选手更适合你吗?”


  听到对面细细的啜泣声,御幸又软了语气:“荣纯,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工作?”


  啜泣声仍在继续。泽村默然许久,才哽咽着回答:“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”


  御幸一出口就后悔了,叹了口气:“等我回去。”


  泽村吸了吸鼻子,止住眼泪,问:“现在可以过来看我吗?”


  “我在广岛比赛。”无法承诺的事,御幸是不会承诺的。


  “你记不记得,你之前人在美国,都说要飞过来看我呢……我每次都说不用来不用来,今天一试就把你试出来了。”泽村笑了一下,用开玩笑的语气说,“御幸一也,你这个骗子。”


  御幸有些无奈:“训练和比赛不一样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泽村已经止住了抽泣,平静地说,“那我挂啦。”


  胸口突然有些发闷,御幸抢先道:“要不你过来广岛?我给你买票。”


  “你想得美!”泽村大声反对,听声音,好像又恢复了元气。




  “要谈什么?”被御幸拉到一边的泽村,有些防备地问道。


  御幸微微低下头,隔着镜片,眼神依旧很有压迫感:“你对克里斯有那方面的好感吗?”


  “那方面是哪……”泽村顿住,面红耳赤地解释,“克里斯前辈是我的偶像!不许你诋毁我的偶像!”


  御幸在心底笑笑。他知道泽村并不是克里斯的男友粉。不过,和偶像的朝夕相处,谁能招架得住?只要克里斯有心勾引,泽村肯定很容易被骗走。


  御幸真正想问的,其实是另一个人:“那美马呢?你对美马心动过吗?”


  御幸很狡猾。他问的是“心动过吗”,只要泽村有过瞬间的动摇,就会在面对这个问题时露出犹豫的神色。


  但聪明不一定是件好事。御幸不希望见到的画面,意料之中地发生了。


  泽村有些别扭道:“美马君……至少不讨厌。”


  “那我呢?”御幸离得更近了些,声音也压得更低。他知道怎样的音色更吸引泽村。他们毕竟有过肌肤之亲——只是不知道,泽村是否还保留着对他身体的记忆。


  泽村往后躲了躲,不客气道:“你当然讨厌!你最讨厌!”


  御幸难得幼稚,同他争执起来:“我明明比美马讲理,怎么反而讨厌?”


  泽村突然意识到御幸话中深意,强硬地挣开御幸,逃开几步,扮了个鬼脸说:“我觉得还是小狼崽比较好!略略略!”


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泽村真的好会啊。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不一定是泽村很会,只是你很吃这一套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我看他就是个笨蛋!就因为这三个理由,就放弃了职业选手的道路?真是个胆小鬼!笨蛋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鸣君看上去很生气呢。泽村作为棒球选手很优秀吗?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你看他笨成这样,能优秀到哪去?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我还以为鸣君反应这么大,是因为棒球选手之间的惺惺相惜呢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我对他?!怎么可能?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我感觉鸣好像不知道“惺惺相惜”的意思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不就是——咳!我才不说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嘿嘿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月岛,你那个怜悯的眼神是什么意思?


  成宫鸣不肯承认自己是笨蛋,远在东京体育场,某人却恨不得在脸上刻下“我是笨蛋”几个大字。


  日向叹了口气,反手拉住宫侑,把他拽出了体育场。对宫侑而言,这是久违的牵手,热度立刻从脸上蔓延到全身。日向一开始并没有多想,毕竟排球运动员之间的肢体接触是很多的。但宫侑逐渐升温的手让他感到了不自在,走到场馆外,日向撒开手,低下头说:“侑前辈,你不要再那样看着我了。”


  像乞怜的小狗似的,看得他浑身不自在。


  宫侑立刻说:“那我改。我就普普通通地看着你。”


  日向无可奈何地捂住脸:“……哪里普通了啊?”
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啧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啧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有点意思!


  返回京都的路上,泽村在克里斯面前又变回了乖乖仔。


  克里斯看了会儿书,翻了没几页,静不下心,主动朝泽村搭话:“泽村,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节目吗?”


  泽村已经听经纪人说了,克里斯原本是节目嘉宾。于是他老实道:“不是为了补新房客的空缺吗?”


  克里斯微微叹息,阖上书,望着泽村,说:“我想再次见到你那时的笑容。”


  “那时?”泽村愣了愣。


  “我一直想……所谓幸福的模样,应该就是你那时的样子。再次在节目上见到你,我很想知道,是什么剥夺了你的幸福。是和御幸的分离,还是职业的坎坷?如果是这两个原因导致的,我想,我可以帮助你。”克里斯重复了一遍,“我想再次见到你无忧无虑的笑容。”


  克里斯的话,简直可以理解为变相的表白。但泽村认为不是。他感觉克里斯看待他就像看待晚辈,一心为他好,但没有旖旎的心思。


  克里斯垂下眼眸,不再多说。经纪人很反对他自降身价参加素人恋爱综艺,往好了说,这是他对粉丝的温柔。往坏了说,这是他的强迫症。


  他要再次看到泽村变得完整。他认为,完整的泽村便代表幸福。
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啧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嘁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有点意思。


  回到心动小屋已是下午,克里斯提出回房休息,泽村这才意识到,克里斯昨夜没休息好、早上又被他吵醒,还在疲惫状态下陪他去了东京……泽村顿时愧疚得不行,还热情自荐要给克里斯按摩,克里斯哭笑不得,婉拒了。


  泽村送克里斯到门口,直到房门关上才放心地转身。咔哒一声,隔壁房间的房门开了。


  泽村诧异道:“小狼崽,你已经回来了啊?”


  光舟低低嗯了一声,万万没想到,会被立刻拆台——


  星海从他身后探出头,笑着说:“奥村今天没出门哦。”


  泽村:“咦?不是说要去学校……”泽村及时刹车,意识到了光舟早上说的只是借口。


  奥村的表情立刻变得僵硬,当着泽村的面,用力甩上了门。隐约听到门里传来星海怒其不争的斥责声,泽村又尴尬又好笑,转身进了二号房。


  和房间里的美马对上视线,想到御幸的追问,泽村复制了两分钟前光舟的举动,猛地甩上了门。


  美马拉开房门,想要抓人,泽村已经飞速溜走了。
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泽村君好像心虚了……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到念信环节会更心虚吧?不知道他们会写什么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那就跳到备受期待的念信环节吧——


  节目组提前布置了餐桌,两组前情侣坐一边,另外六个人挤在另一边,有种双方对峙的感觉。


  深知自己身处修罗场的泽村,深深觉得这个座位安排很不友好。日向稍迟钝些,或者说,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讨人喜欢——实际上,宫侑过去那么患得患失的其中一个原因,就是日向很受欢迎。毫不自知的受欢迎。


  赤苇踩着点离开检察院,还是成了最后一个选座的人。不过,斜对面依旧看得很清楚。赤苇屈起食指,轻轻擦过干燥的嘴唇。从东京回来的日向和宫侑不一样了。过去的感情会影响现在的判断,日向动摇了吗?


  忙碌的工作确实影响了他的感情生活,稍稍升起的好感怕是又被消磨了。想到这里,赤苇居然有些羡慕他横冲直撞的朋友。


  美马的视线落在泽村身上,泽村举起信封挡在自己面前:“别看我别看我。”


  美马轻轻哼了一声:“快念。你不想快点结束这个流程,然后收礼物吗?”
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这家伙一如既往的拽啊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美马算是说了句好话呢!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太期待念信了,都忘记还有礼物了……


  节目组留下的纸条提示,让日向和泽村先念信。日向和泽村对视一眼:“你先吧。”


  泽村:“日向的月份更小,弟弟优先。”


  日向:“不应该哥哥优先吗?”


  御幸笑道:“我写的信没有生僻字吧?很难读吗?”


  御幸这么一说,泽村只好带头读信。十分钟前,御幸已经亲手把重写的信交给了他,他还没来得及看。


  御幸的信很短——


  “你想养什么品种的狗狗?拉布拉多,蝴蝶犬……还是像你的柴犬?”泽村按捺住内心的吐槽,他哪里像柴犬啦?还有,御幸写的是什么意思啊?


  「你想养什么品种的狗狗?拉布拉多,蝴蝶犬……还是像你的柴犬?

  我不会再让你放弃你的理想了。你要在80岁之前变成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啊。」


  泽村曾经说过,想在家里养一只狗,这样,他们就是“一家三口”了。他还说,等他变成大明星,他们就结婚……


  泽村叠起信纸,蹙起眉问御幸:“什么意思?”


  御幸知道,泽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。他微笑着,还是解释了一番:“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,好像是81岁来着?当着大家的面说,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……”


  “荣纯,我等你到81岁。”
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什么啊?突然说养狗是什么意思啊?虽然大概懂了一也这是在表白,但这里面的暗号让人很不爽啊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等你到81岁什么的……承诺谁不会说啊!泽村,不要轻易相信啊!


  演播室的嘉宾都心情不愉快了,在场的竞争者们当然更不爽。


  泽村的神情肉眼可见的纠结,罪魁祸首御幸却翘着嘴角。终于说出真心话,他的心情颇好。只是,当御幸拆开泽村给他写的信后,笑容渐渐淡去了。


  此前,他没有看过这封信,是因为一点莫名其妙的仪式感——谈恋爱的时候,他是不在意这个的。那时候泽村很讲究仪式感,没想到分手后,才终于影响到了御幸。


  泽村的信里,没有半句不好的话。


  「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。我真的不是笨蛋啦!

  这些年好像很少对你说谢谢,那就在信里说吧。谢谢你。谢谢你帮我解决的一个又一个麻烦,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——御幸前辈。Captain。一也。御幸一也。」


  一点点变得亲密、又重新变回生疏的称呼。


  御幸捏紧了信纸,嗓子干涩:“你想对我说的……就是谢谢吗?”




  “你们为什么分手?”


  有许多人好奇这个问题。御幸一也从来不回答。


  答案是,因为泽村不再爱他了。


  那场远在广岛的比赛后不久,某个平平无奇的周日,乔装打扮的泽村,等到了迟到半小时的恋人。只是迟到半小时而已。但是,两分钟、五分钟、十分钟、半小时……一次次的“等等我”聚集在一起,数字变得庞大。当然,御幸不是每次在外约会都迟到的。他当然会对迟到表达歉意,而且,迟到也并非他的本意。泽村全都理解。


  他们一起看了电影,吃着同一桶爆米花,指尖相触时,泽村却没有感受到丝毫悸动。过去,他总会趁势抓住御幸的手,放到自己的膝盖上,或者肩膀上。好像御幸是他的一部分。


  那天,泽村拉着御幸散步了很久很久。他在体会,在考察。


  分别的时候,泽村提出了分手。


  “我不爱你了。”泽村坦坦荡荡地说。


  御幸以为这是个一点也不有趣的玩笑。


  爱意无法掩饰,也无需证明。御幸看着泽村的眼睛,仿佛角色互换,他瞬间明白了远在青道时期,单恋着他时泽村的心情。


  很长一段时间,御幸无法接受不再被爱的事实。他从外界找原因,从自身找原因,还怀疑过是不是降谷终于撬动了他的墙脚。结果是——并没有。


  成年人必须接受这个现实:爱情没有那么浪漫;爱情有时也确实很浪漫。几年的感情有可能在瞬间消失殆尽,这就是爱情残忍的浪漫。


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感觉泽村的信平静得不像是他写的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御幸说可以等泽村到老,泽村则表达了过去那么多年的感谢。有的情侣分手后就成了仇人,但他们俩显然不是。感觉是和平分手呢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和平分手的话……你们见过和平分手后复合的情侣吗?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复合多是因为心有不甘,我感觉泽村已经放下了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挺好的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(笑)不要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啊。


  “抱歉。”御幸突然起身,提出要去外面吹会儿风。


  泽村看着御幸的背影,面露犹豫。美马换了个坐姿,表情冷淡,却在桌下轻轻踩住了泽村的脚。泽村立刻将头转了回来,克制着不露出诧异的表情。咬了咬牙,他最终还是消去了跟上御幸的念头。


  桌下发生的故事,无人知晓。


  宫侑在心底为盟友点了个蜡,拉开椅子起身,展开日向为他写的信。和特地将信留到此刻来读的御幸相反,他在返程路上就忍不住拆了信,读了一遍又一遍。此刻,就算不低下头去看纸张,宫侑也能将信的内容念出来。




  ====


  all日的内容干脆放到下章啦。


  有一句话写得我百感交集——“无法承诺的事,御幸是不会承诺的。”

  御幸的信,看过第十章彩蛋的人应该更能体会那种酸涩。


上章打赏感谢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(也谢谢你昨天直播的时候给我提的“养什么狗狗”的建议!嘿嘿!)

感谢投喂付费礼物 @飞鼠吃西瓜  @乌野 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




谢谢大家的评论红心蓝手!!谢谢支持!!

今天大概晚上22:20会在lof直播,有想聊剧情的可以来玩哦!(学生党还是早睡吧…

这章的彩蛋是完全的if线!if线!if线的美马泽和光舟泽,采访段子~

评论 ( 97 )
热度 ( 352 )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TOP

© 塔树Woody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