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寒假了!!!
通常吃All主角➡️CP洁癖的小可爱们谨慎关注
建议看合集了解一下我产哪些cp 不要踩雷喔

昵称是塔树❤️
爱发电:塔树Woodyo

【All虎】繁衍计划#12

Summary:「母体」虎杖悠仁和伏黑惠完成「筑巢」,萌生了爱情。在五条悟的记忆中死过一次的夏油杰,怀着未知的目的潜入联合军校,来到了虎杖面前。


  ***


  第二篇章·不死·2


  讲台上西装革履的夏油杰,确实是个魅力非凡的老师。但历史课自带的催眠效果,再次战胜了年轻教师的个人魅力。放眼望去,不少不堪训练重负的学生耷拉着眼皮,听得不甚用心。现任首席虎杖悠仁倒是起到了榜样作用,背脊挺直、精神气十足——自从有了伏黑惠这个严于律己的学伴,虎杖再也不敢打盹了。认真听课后,虎杖发现夏油杰不仅年轻帅气,讲课也很生动,所以他才会特地向五条老师提及这位新老师。


  “在旅途中,我意外搜集到了一本有趣的书。”夏油杰环顾一圈神游天外的学生们,刻意压低了声音,“一本——异种的史书。”


  原本左耳进右耳出的学生们,神情瞬间有了变化。据说,文化课程的教室里是没有拾音器的,教师和学生可以畅所欲言。但触及敏感话题,谁知道究竟有没有天眼正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?


  虎杖举手示意想要发言,夏油杰走下讲台,朝他伸手:“请说。”


  “异种并没有史书。”


  论对异种的好奇,虎杖或许是一众军校生中更加当之无愧的“首席”。他的脸上刻印着异种的精神烙印,他自己又能像异种一般给别人刻下烙印……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,他太想知道异种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了。但是,图书馆、五条老师、其他师长,都无法向他提供参考书籍。这一族群留下的文字资料简直为零。


  夏油杰含笑:“因为珍贵,所以才说它有趣。”


  他在心底感叹:比如你。独一无二的母体。


  右手执着教鞭,夏油杰慢慢转过身,视线扫过整个阶梯教室的所有人,问道:“有谁想借这本书吗?先到先得。”在他转动身体的过程中,教鞭一端一直抵着虎杖的桌面,古朴的木质细杆仿佛圆规的脚,绕过了一个优雅的半圆。


  鱼杆静驻在猎物眼前,鱼饵已经抛出,夏油杰背对着虎杖,耐心地等待着——


  “老师,我想借。”赶在迟疑的同学们之前,虎杖果断说道。


  “好的。”夏油杰收起教鞭,走回讲台,“下课后跟我去一趟办公室。”


  被夺食的另一个捕猎者最先察觉水面的波动。他的鱼儿咬住钩,视线紧随着夏油杰从容的背影。


  不加掩饰的引※诱,是对伏黑惠的又一次挑衅。伏黑压下眉头,猜测等到下课铃一响,他就会被支开。


  阶梯教室长长的课桌下,伏黑惠捏了捏虎杖的手。虎杖反手抓住他,两人面色镇定地牵起了手。虎杖肃然望着讲台,把笔记本往右边推了推,手指轻轻敲了两下,示意:没手做笔记了,帮帮忙。


  好学生伏黑惠难得抛弃原则,默默地将恋人的笔记本拖到自己的地盘,开始抄写重点知识。




  下课后,如伏黑所料,他被另一个教官叫走了。看上去并非夏油杰刻意策划,但伏黑绝不认为这是巧合。


  真正的巧合,总是毫无预兆的、避之唯恐不及的。


  一号教学楼展厅的尽头,有一条通往辅楼的捷径。那是一条未经修缮的简陋长廊,夏油杰走在前头,虎杖没有同他并肩而行,两个人迎面碰到了穿着空军蔚蓝色常服的五条悟。阳光照亮了他半张英俊的脸,亮的一面是生动的、耀眼夺目的,暗的一面是凝固的,仿若精美的雕塑。


  夏油杰的视线轻轻掠过年轻的五条悟,第一秒,他嘴角漫不经心的笑容凝固了。他想,他的朋友会撞上他的肩膀,揭穿他的把戏。甚至拎起他的衣领将他甩到墙上,质问他究竟想做什么。不,还有另一种可能——五条悟无法怪罪他。只会怪罪无能的自己。


  第一秒,五条悟的视线落在虎杖身上。他不认识夏油杰。


  第二秒,夏油杰没有得到五条悟的注视。时间停滞不动,回忆却飞速闪过,他们是挚友,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挚友,十年前的五条悟没有办法拯救众生,而他,夏油杰,已经醒悟了。异种并不是低劣的种族,只会勾心斗角而没有能力自保的人类才是低劣的,他要挑选出优秀的人类,赐予他们新生……


  虎杖打招呼的声音,打断了夏油杰的记忆回溯:“五条学长。”


  训练已久的表情又重新发挥作用,夏油杰克制地露出一个假笑。他已经明了,眼前这个和十年前的五条悟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,并不是他认知中的“五条悟”。


  基本上可以确定了——神殿中的那家伙,就是他的老朋友吧?


  夏油杰的情绪收得太快,五条悟只在一瞬间捕捉到了一丝古怪,但毕竟没有敌意,所以他没有在意。见到虎杖,五条悟加快了步伐,在虎杖面前站定,神情高傲地问道:“我们会在下午四点离开,你要送行吗?”


  虎杖知道这件事。禅院直哉已经跟他报告过了——虎杖倒没有要求直哉主动报告行踪,全是他自作主张的。


  “好啊。”虎杖答应得很爽快,“我和惠一起去。”


  五条悟夸张地做了个干呕的表情:“我迟早被你们这对gay恶心死。”


  虎杖和伏黑恋爱的事,并没有瞒着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们,包括在年度考核中帮过他们的五条悟。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,对于虎杖和伏黑的情感状态,军校生们大多是“我不该知道、但我被迫知道了”的状态。


  夏油杰安静旁观他们的互动,若有所思。




  夏油杰的办公室有一堵以书筑成的墙。这些当然不是他一个新晋教师带来的藏书,大多是从前的老教授留下的。


  “我说的那本书在最上面。”夏油杰指示了一下方向,扶住书墙旁的小扶梯,“我帮你扶着吧?”


  虎杖发现,夏油老师总是嘴上说着问句,行为上却把人安排得明明白白。三米多的高度,虎杖不用梯子也能够到。但要单单抽出一本书、不蹭到其他藏书,确实是站到那个高度比较稳妥。虎杖默认了夏油杰的提议,军靴踏上木梯,三两下就登上了最高处。


  夏油杰从下至上仰望着虎杖年轻的、朝气蓬勃的身体,眼中流露出欣赏。这种欣赏,类似于欣赏绝世兵器。


  他正在凝望着世上绝无仅有的母体。还有谁,曾向他一样,在这个角度注视过母体?象征着繁衍、象征着希望,也象征着掠夺、象征着战争的母体。


  搭在梯子上的手指,隐秘地往前伸了一些。毫厘之差可以引发一场飓风,他可以预料,虎杖原路返回退下来时,小腿会擦过他的手指——这或许是人类无法理解的,称得上变态的渴望。


  他当然渴望,成为异种后他才体会到,这个族群有多么渴望繁衍后代,越是智慧的异种越渴望得到母体的青睐。当然,他不爱母体,现在、未来都不会。母体在他眼中仿佛一个符号,一个遥远的象征,他渴望太阳和雨露交替出现、让种子萌芽,他会对太阳和雨露产生爱情吗?


  夏油杰静默而混乱地思索着,他知道,变成异种后他有点疯。安全的疯。他不至于丧失理智。


  “夏油老师?”


  站在最高处的虎杖拿稳了书,便直接往下一跳,轻巧落了地。夏油杰回过神时,看到的正是轻轻落地的虎杖。


  虎杖瞥了一眼仍然将手搭在梯子上的夏油杰,提醒道:“夏油老师,我拿到书了。”


  夏油杰替他摆弄军帽的时候,虎杖敏锐地察觉到了古怪。刚才站在高处,他也感觉到了过分炽热的视线。检测器早就提醒过他,夏油杰是值得攻略的对象,但他已经拥有惠了。不管是不是他自作多情,他今后会和夏油杰保持距离。对别人来说,吃醋或许是情※趣,可他不希望惠吃醋,不希望惠受委屈。


  “夏油老师,我可以先走吗?”


  喉结滚动,夏油杰低低地说了声好。


  虎杖礼貌地告别,拿着书离开了这间独立办公室。办公室原本由所有历史老师共享,但如今联合军校并不重视历史课,一二年级的历史都由夏油杰一个人教授。对怀揣着太多秘密的夏油杰来说,这里是集结同伴的好地方。


  母体的背影是那么的挺拔,年轻的身体是那么的坚韧有力。夏油杰毫无感情地注视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背影,仿佛真的是出于好心,慨叹道:“你生于黑暗,为何却天真至此?”


  话音刚落,办公室角落的立柜后走出了一个人——准确的说,一个人形异种。


  那是胀相。比起态度暧※昧的夏油杰,他对虎杖本是嫌恶的。但刚才,虎杖站在扶梯上,军裤绷紧,腰臀曲线清晰,毫无防备地背对着他和夏油杰时,胀相也没有抵住本能的诱※惑。他用眼神将虎杖悠仁切开了一次又一次。不是战场上的屠戮,而是将他放在砧板上,在烹饪前进行的食材切割。




  历史课后又是体能训练。教官是七海,七海很快便同意了学生们去为三年级的学生送行——虎杖怀疑,七海海是想带薪休假,哪怕只能休半个小时。


  在遇到五条悟之前,虎杖和伏黑首先和禅院直哉碰了面。虽然虎杖已经明确拒绝过直哉,但直哉显然还存着讨好虎杖的心思,不知从哪弄到了一堆零食。在封闭的联合军校,零食可是违禁物品。虎杖当即笑了,他看上去像是会被零食俘获的人吗?


  他可以是。


  虎杖笑吟吟地接过了直哉递来的军用背包:“不会是独份吧?”


  直哉很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,按了按皱起的眉头,忍耐道:“也有惠的份。”


  伏黑惠神情淡淡,没有道谢的意思。之前虎杖要帮他整治直哉,他没有强烈地反对或支持,现在依旧如此。直哉最烦他什么都不争的模样,因为伏黑惠并不是真的不争,而是没有把他认作对手。


  “谢谢你啦!”


  虎杖大大方方的道谢,压下了直哉的负面情绪,令他颇有些不自在。


  不自在的感觉持续了没几秒,见虎杖直接把包转交给了伏黑,直哉急道:“那个保温盒……保温盒里的,要赶紧吃了。”


  “是什么啊?”虎杖在包里掏了掏,掏出保温盒,以为里面装的是热的熟食,没想到是一盒冰淇淋。


  虎杖“咦”了一声,立刻拿起保温盒配的勺子,取了一勺冰淇淋放进嘴里,冰凉爽口、甜而不腻,虎杖含着勺子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
  “什么东西?”身后冒出个五条悟,抢过虎杖嘴里的勺子,舀起冰淇淋放进了自己嘴里。


  “唔——”五条悟含糊地说,“好烫。”


  这当然是口误。虎杖听得哈哈大笑。


  伏黑惠冷下脸来:“学长,这是悠仁吃过的勺子。”


  “我擦干净之后还给他就行了。”五条悟厚脸皮地说着,又舀了一勺冰淇淋,“并不好吃嘛。”


  作为这盒冰淇淋最初的主人,禅院直哉的脸色是最难看的。他想提起五条悟的黑称“Gojo Ice”,又怕五条悟瞬间变脸打他一顿——两人的武力值到底差了一个档次。


  “学长,你少吃点。”虎杖盯着被铲得越来越平的冰山,“我还是第一次吃冰淇淋呢——我倒是觉得挺好吃的!”


  ——你也是第一次吃冰淇淋?


  五条悟差点就要问出口了。但是,一旦问出,就会暴露他之前谎称为了冰淇淋而逃学,结果却没吃到的糗事。脑海中一闪而过另一个没吃过冰淇淋的人的声音,五条悟想要拨开记忆的迷雾仔细听清,集合的哨声响了。


  伏黑惠眸色沉沉,望着两人归队离去的背影。虎杖的眼里却只有自己绷着脸的恋人。烈日之下,他丝毫不避讳他人的目光,拉住了伏黑惠的手。


  “不高兴了?”虎杖笑着问惠,“不高兴了就看看我。”


  气来得快消得也快,但伏黑惠还是不爽道:“看了你,会不会更生气?”


  “你试试呗……”


  伏黑惠抿紧嘴唇,垂眼看向虎杖。看着虎杖眼眸中的倒影,气彻底消了。虎杖的眼中只有他。从前、现在,他很确定,自己是唯一。他应该珍惜当下,不去纠结未来。




  军用吉普渐渐驶离了军校,五条悟趴在窗口,漠然遥望着那两个并肩站立的身影。他握紧了通讯器,唇齿间残留着冰凉,但甜味过后,丝丝苦味却蔓延开来。


  上车前,他和那个在走廊上擦肩而过的人互通了姓名。夏油杰特地找到他,说会给他分享一些讯息。


  他本不应该相信夏油杰,因为这个人开口就是谎话——


  夏油杰说:“我认识你的父亲。”


  五条悟冷冷道:“我没有父母。”


  夏油杰高深莫测地笑了笑:“我认识一个人……他和你很像,很像。”


  夏油杰想做一个试验。


  需要验证的命题是——


  「复制体会背叛本体。」




  ===


  讲个笑话:检测器也能检测到胀相的身体素质很棒棒。但因为在食堂工作,食堂里有很多高质量男性,所以虎杖直接忽视了检测器。

  《捕蝉6》提过冰淇淋的事。三年级学长们暂时下线啦。


上章打赏感谢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 @端 

付费礼物投喂感谢 @乌野 

谢谢大家的支持喔!不好意思好久没更新了…


彩蛋是一点点185的片段,可以用免费礼物换取❤

评论 ( 39 )
热度 ( 856 )
  1. 共28人收藏了此文字
TOP

© 塔树Woody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