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寒假了!!!
通常吃All主角➡️CP洁癖的小可爱们谨慎关注
建议看合集了解一下我产哪些cp 不要踩雷喔

昵称是塔树❤️
爱发电:塔树Woodyo

【夏虎】夏油秘书为何那样

虎杖:我有一个完美秘书。直到有一天,我在gay吧遇到了他。

夏虎48时/13:00


  ***


  “如果有人说,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完美的,我会向他展示——”虎杖将双手挥出一道弧线,伸到了夏油杰面前,“夏油秘书。”


  虎杖的插科打诨并没有逗笑夏油杰,甚至没有得到半分回应。夏油杰正全神贯注于膝盖上的笔记本,屏幕白光映在他的防蓝光无框眼镜上,掩去了狐狸眼中的所有情绪。


  虎杖尴尬地收回手,大脑疯狂运作起来:夏油秘书没搭理他,是没有听到,还是无视?一直以来,夏油杰精明得宛如长着八只耳朵,如果没听到,是什么心事堵上了他的耳朵?肯定是暴露性向这件事。如果是故意无视,那完了,他掌握了夏油杰的秘密,怕是被记恨了……


  虎杖一夜未眠,想出的对策是“装作无事发生”,如果夏油杰能够如往常般体贴地接梗,那他就彻底放心了。


  可惜事与愿违,虎杖乱猜了几分钟,身侧的夏油杰阖上笔记本,开口了:“昨晚休息得不好?”


  虎杖举起双手,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:“我很早就回家了。”他想解释,自己的私生活非常健康,乱搞是绝对没有的。


  “……”两人对视,无言。


  试探到此结束。虎杖有些懊恼地拍了下额头,承认:“我昨天在蓝星看到你了。”


  蓝星是虎杖的朋友新开的酒吧——gay bar。


  夏油杰嗯了一声,神情淡淡。他将笔记本收进公文包,说:“我们谈谈。”


  司机在的场合到底不合适。到了办公室,把门一关,虎杖紧张了起来。


  昨晚,虎杖已经确认了夏油杰的性向。斑斓光影下,一个年轻男生找夏油杰搭讪,虎杖抚摩着冰凉的杯壁,与此同时,夏油杰的手搭上了那个年轻人。但那双细而长的、游离于邪和媚之间的眼睛,却始终盯着虎杖,仿佛在瞄准猎物。


  是错觉吗?为了确认,虎杖违背了非礼勿视的原则,没有移开视线。这就导致,他感觉夏油杰的手抚摸的似乎是他的腰、他的pì股——他不确定夏油杰有没有揉那个男生的pì股,吧台底下是视野盲区。


  真是疯了。


  虎杖甩开荒谬的联想,走到办公桌边,没有坐下。夏油杰原本就比他高,一站一坐不利于对峙——好像不该这么说。虎杖并不想和夏油杰对峙。于是他先发制人:“就当我昨天没去那里,没碰到你,可以吗?”


  虎杖有点担心夏油杰辞职。据他所知,有不少人试图挖角他的完美秘书;众所周知,虎杖悠仁离不开他的完美秘书。


  虎杖绝不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只是缺了点经商的天赋。当然,谈生意光有精明是不够的,虎杖的讨喜加上夏油杰的算计,他们一直是完美拍档。虎杖自认为是个善解人意的老板,不仅给了夏油杰天价薪资和各项福利,生活和心理上的关怀也从来不少——就在一周前,他还给夏油杰介绍过对象呢。


  没想到夏油杰的性取向为男,真是闹了不小的乌龙。


  夏油杰的脸上挂着斯文的微笑。沉默依旧。


  虎杖试探道:“你心情不好?要不,等你心情好点我们再……”


  “答对了。”夏油杰打了个响指,慷慨地为虎杖指点迷津,“不过,我猜你并不懂我心情糟糕的原因。”


  那当然。虎杖用无辜的表情回复。


  夏油杰的笑容加深了一些,气氛却没有因此缓和。


  “我生气了。因为你并不诚实。”夏油杰解答道,“在我们开始合作之前,我记得你回答过我,你并不喜欢男人。”


  虎杖回忆了一下,眉头舒展开来。是有这么回事。


  说出来简直匪夷所思,夏油杰在入职前,对虎杖进行了“面试”。他说,作为私人秘书,他要了解虎杖的一切,才方便及时准确地处理雇主未来会遇到的问题。


  虎杖必须解释:“我没有撒谎。准确的说,我只是不知道……我记得我说过,我并没有恋爱经历。唔,不管怎样,有一点你可以放心,我对同性恋绝对没有反感情绪。”


  夏油杰微微扬眉:“你如何证明?”


  虎杖:“呃?”


  夏油杰快步走近,左手搭在桌沿,右手自然地放下公文包,低头,渐进的吻盖印在虎杖的唇角。


  虎杖:“……”


  夏油杰:“讨厌吗?”


  虎杖犹豫了一下,微微摇头。相隔几厘米的唇再次相贴,夏油杰抓紧桌沿,加深了第二个吻。对比太深刻了——唇上柔软,大腿抵着桌面,硬得发疼。心跳得极快,虎杖试图抓住点实物来找回现实感,于是他紧紧揪住夏油杰的西服外套,力气太大,纽扣崩开,落地的清脆声响让两人回过神来。


  “现在呢?”夏油杰垂眸扫了眼自己的西服,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。


  虎杖:“……”怎么说呢,不愧是完美的夏油秘书,吻技挺好的。


  虎杖向来爱胡思乱想,这会儿,他已经展开了联想:该不会,夏油秘书是在趁机揩他的油,对他有什么想法吧……


  “好了。”夏油杰往后退了一大步。


  他摘下无框眼镜,微笑着说:“你通过检查了。”


  ……就这?




  在那两个匪夷所思的吻之后,夏油杰退回到了秘书应有的位置,徒留虎杖苦恼了好多天——他完全不排斥和同性接吻,是否证明他和夏油杰是同类?


  当虎杖抛出这个问题后,夏油杰居然如此回应:“需要帮您预约心理咨询服务吗?专业人士的判断想必更能让您信服。”


  “不不不,没有这个必要……”虎杖盯着夏油杰的眼睛,“我觉得,或许我需要更缓和的验证方式。”


  眼神的力量不足以把夏油杰看穿。


  “没事了,你出去吧。”虎杖无奈地笑了一下。


  虎杖一直猜不透这只千面狐狸的心思。好在虎杖并不是自作聪明的人,既然猜不透,那他就随便猜猜。只要夏油杰不打算伤害他,猜对猜错,他都没有损失。


  很多年前,别人不理解虎杖为什么赏识夏油杰,虎杖是这样解答的——“他的境况不能再差了,难道我还能把他变得更糟糕吗?我的事业也不能再差了,要是连他那么聪明的人都救不了我,我会笑着认输的。”


  最初,夏油杰和他是两条平行的线。第一次正式会面时,正是夏油杰最落魄、也最排斥他的时候。


  夏油杰研修法律出身,毕业后做的是吃力不讨好的法律援助工作。学生时期的他坚信着,强者就应该保护弱者,直到迈入工作岗位,他才发现,愚昧的弱者甚至会拿刀刺向施以援手的人。


  将他的自欺欺人彻底撕碎的,是一把血淋淋的刀——同事死在了夏油杰的面前。


  他见过许多无赖法盲,但他总是不愿意将人想得太坏。他无法想象,有人能做出如此恐怖的事——年轻女孩的胸口洞开,血团快速扩散。夏油杰僵硬地按住自己的胸口,感觉身体里的什么东西被剜去了。他毫发无损,又遍体鳞伤。


  夏油杰决定转行,但转去当秘书,是他从没想过的。


  “夏油先生,我以前看过你的一场辩论赛……强者应该保护弱者。你的辩论让对方哑口无言。”


  夏油杰神情冷淡,并不想让谈话继续下去。如果时光倒流,他会站在年轻的自己的对立面。如今的他,会冷酷地将那个无知的少年驳倒。


  “我很赞同你的观点。每次回看那个视频,都能让我充满力量。”虎杖仿佛对夏油杰的排斥毫无察觉,自顾自地说着讨人厌的话,“所以,现在,我来保护夏油先生了。”


  “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。我手头有几个慈善项目,你可以来帮助我吗?”


  没脑子的人才会被这种话打动。


  夏油杰当然是有脑子的。


  他笑着说好,心里却想着,该用什么方法,让虎杖悠仁认识到世界的残酷呢?


  ——不,他或许什么也不用做。虎杖在“面试”中交代了一切,太过单纯的猎物,咬起来索然无味。


  倒是虎杖的那些烂摊子,切实引起了夏油杰的兴趣。


  就这样,夏油杰成了虎杖悠仁的完美秘书。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,只等着虎杖自然而然地腐化。钱和权最容易使人堕落,他并不认为虎杖会是例外。


  ——夏油杰失算了。


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虎杖用另一种方式修补了夏油杰崩塌的世界观。




  又一个周日晚上,虎杖和夏油杰在蓝星酒吧相遇了。


  虎杖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:“夏油……不,杰,你经常来这里吗?”不然,何至于唯二的两次都撞上夏油杰?


  夏油杰开玩笑道:“你来我就来。”


  夏油杰说的是实话——掌握虎杖的私人行程对他来说不是难事。


  虎杖当然没信。他张望了一圈,在心底盘算着今晚的计划:他准备找个陌生男子接吻试试。究竟是对男人有感觉,还是对夏油杰有感觉,试一试不就知道了?


  但夏油杰杵在他旁边,谁敢来搭讪?


  干坐了一个小时,虎杖无语了:“杰,那个……”


  夏油杰秒懂,做了个抱歉的手势:“是我不识趣了。”


  夏油杰走得潇洒。虎杖紧追着那道背影,用指甲盖轻轻敲击酒杯,忽然对执行计划失去了兴趣。


  最近,虎杖觉得自己的每个决策都自相矛盾。


  给夏油杰介绍对象——夏油杰相亲失败,虎杖却神清气爽地邀请夏油杰共进晚餐。


  在gay吧遇到夏油杰,决定装作无事发生——要是真想当作无事发生,至于那么漏洞百出吗?


  还特意来这里验证自己的性向,真是做作啊……虎杖叹了口气,起身,拿起西服外套。


  正准备离开的虎杖,迎来了外形条件非常优越的搭讪者。预估了对方的身家后,虎杖没有贸然拒绝搭讪。但虎杖没想到,他上个厕所,对方还要跟着。他更没想到的是,在gay的世界,共同上厕所是某种事情自然发生的前兆。


  被对方按在墙上时,虎杖想,算了,给他点面子,先不要挣扎——虎杖怕自己轻轻一挣,对方就摔到地上。虎杖的天生怪力,也就夏油杰招架得住。


  不过,刚被对方的手抚摸到腰部,虎杖就有点受不了了。太奇怪了——他别过头,夏油杰居然靠在走廊尽头,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。虎杖越发觉得难以忍受。但好像,和刚才有点微妙的不同。


  忍耐就到此为止吧……虎杖抓住了那只胡来的手,轻轻一拧,身后的人惨叫着倒在了地上。


  为什么夏油杰不用遭受这些?问题的答案,还不够明晰吗?


  旁观的夏油杰先是抱着肚子笑了一会儿,而后快步走来,取出手机说:“放心,我会处理的。”


  混乱的现场被快速处理了,虎杖扶额,吐槽道:“你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,就不能早点提醒我吗……”


  夏油杰微微一笑:“我总得给自己一个救你的机会。”


  虎杖“嗯?”了一声,眉头高高挑起。


  “只有等到你的衣服乱了,我才可以伸手帮你打理。”


  夏油杰微微俯身,帮虎杖整理着装,解开领结又重新系上时,他低下头去,含吻了虎杖的喉结。


  ——只有等到你的心乱了,我才可以肆无忌惮地捏住它,统治它。


  虎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夏油杰的唇紧跟着移动,移到下颌,移到虎杖的唇边。


  没有继续。


  未完成的吻戛然而止,夏油杰看着虎杖阖上的眼皮,笑了起来:“您是希望我吻您吗?”


  虎杖:“……”


  “OK,我被耍了。”虎杖推开夏油杰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,“夏油杰,跟我保持一点社交距离,谢谢。”


  “别生气。”夏油杰好整以暇地紧跟在雇主后头。


  “你要我怎么不生气?”虎杖抓狂道,“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……”


  “我做了什么?”夏油杰扬眉,“我只不过是没有吻你。”


  虎杖停下脚步,捂住脸。


  “别再让我听到那个词。”怕了夏油杰的文字游戏,虎杖补充道,“我是说,一切和‘吻’有关的,从现在开始不要提起。”


  “遵命。”夏油杰耸了耸肩,“那我们讲点学术的,您今晚的测验结果是什么?”


  虎杖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你真的很欠扁。”


  夏油杰往后退了一步,张开怀抱:“你可以揍我。不过,秘书的本职工作似乎不包括被揍。”


  虎杖转过身,直视夏油杰:“好啊。揍你一拳需要付出什么代价?”


  虎杖已经做好接收骚话的准备,但夏油杰默然许久,最终叹了口气,说:“算了,你揍吧。”




  虎杖算是懂了,不管怎么选择,他最终会走入夏油杰为他设定好的结局。


  很多人是因为变坏而失去自由的。他却相反,正因为他怎么都不能变坏,所以,夏油杰要把他圈进自己的领地,剥夺他感情上的自由。


  还不赖。


  ——算了,诚实一点。


  如愿以偿了。



=====

晚点再补彩蛋,最后十分钟写完啊啊啊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1655 )
  1. 共57人收藏了此文字
TOP

© 塔树Woody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