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寒假了!!!
通常吃All主角➡️CP洁癖的小可爱们谨慎关注
建议看合集了解一下我产哪些cp 不要踩雷喔

昵称是塔树❤️
爱发电:塔树Woodyo

【All日向/All泽】恋爱换乘#11

和前任复合or选择新恋情,修罗场综艺进行中!

  

  ***

  

  众人聚餐完回到心动小屋,已经将近晚上九点。星海选择和光舟成为室友,两人便一起回了四号房。

  

  星海一边收拾行李,一边听光舟介绍节目组的各种规则。听到要去玻璃花房投票并投递礼物,星海面露懊恼:“礼物?节目组没有通知我啊。”

  

  他偏过头问:“奥村,你准备了什么啊?”

  

  光舟面色沉沉道:“没有想好。”

  

  “噗。”星海笑了一下,索性坐到地上,仰着头轻松道,“你是不是心情不好?”

  

  光舟瞥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,表情不变道:“多谢关心。并没有。”

  

  星海耸耸肩,遗憾道:“我本来还想帮你解决烦恼呢!”

  

  光舟有些出神,忍了忍,终是不由自主道:“能让他快点回来吗……”

  

  “啊?”星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  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奥村明显是因为泽村晚归而心情不好啊!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所以那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回小屋啊?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心疼一下奥村!前两期看下来,奥村的箭头明显是指向泽村的嘛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但是奥村星期天没有把票投给泽村哦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哈?他一个人在瞎琢磨什么啊?

  

  星海正待发问,窗外响起跑车轰鸣的声音,美马和泽村回来了。

  

  泽村一进屋,先是随意地和坐在客厅的御幸打了个招呼,然后便跑上楼梯去找日向了——他惦记着和日向一起敷面膜的约定。

  

  美马走到客厅,居高临下地对御幸说:“杂志这么好看?”约会归来,美马可谓是神清气爽,说话时微微挑眉,眉目间满是挑衅之意。

  

  “御幸,我想请教一下你,九局下被逆转输掉比赛,是不是会格外懊恼?”美马主动提起了他们之前在客厅的对话。当时御幸暗示自己和泽村有过去的感情基础,而他不甘示弱,表明自己会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  

  御幸的表情是少有的肃然。他漠视了美马的问题,转而问:“你满脑子都是怎么赢么?”

  

  美马从一开始就气势汹汹地向泽村出手,御幸能心平气和地应对,但美马带泽村去做危险的事,却触碰到警戒线了。

  

  美马微微一怔,正要反驳,御幸又紧接着说道:“美马君,你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。”

  

  不是问句。是肯定句。潜台词是,御幸很懂得如何照顾泽村。

  

  美马盯着御幸,眉目阴沉。反驳之前,他还得解释自己不是出于胜负欲。

  

  御幸一也,狡猾的家伙。

  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确实,没谁比一也更懂怎么照顾那个笨蛋吧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以前毕竟是投捕关系啊!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我可不需要捕手照顾~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真的吗?

  

  楼下闹着修罗场,楼上的泽村倒是得了空闲,冲完澡就拿着面膜跑去了一号房。开门的是研磨,研磨正好要去三楼休闲区录游戏视频,和YouTube上的粉丝久违地互动一下。

  

  日向从来不往脸上抹护肤品,顶多在冬天为了防冻涂点面霜。面膜这种东西,则是听都没有听过。见到泽村手里滴着精华液的面膜,日向的表情犹如见到烙铁,往后躲了躲:“这个、果然还是感觉好奇怪……”

  

  “没什么奇怪的!”泽村说着,利落地把面膜往日向脸上一贴,轻轻推了推他,“你要是担心,就往后躺一下,我给你调整一下面膜位置哦!”

  

  日向被引导着,往后一倒——倒在了坚实的大腿肉上。

  

  “呃、呃呃,方向错了!”泽村顿时冷汗直冒。居然把日向推到赤苇床上去了!

  

  “没关系。”赤苇一把按住想要起身的日向,“就这样躺着吧。只要十五分钟,对吧?”

  

  因为面膜一开始贴歪了,精华液蹭到了眼皮上,日向便闭上了眼。赤苇垂眸望着日向被白色面膜覆住的脸,看出他的紧张,不由在心底笑了一声。

  

  泽村之前疑心赤苇是个面瘫,但此刻却精准捕捉到了赤苇脸上的笑意。果然,赤苇君对翔阳有意思!机灵鬼泽村往后退了一步,没有告诉日向就算随意走动面膜也不会掉,直接告辞:“那我也去贴面膜了!”

  

  泽村一走,一号房便只剩下两个人。日向动了动,感到些许不安,赤苇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:“我帮你看着时间。”

  

  日向应了一声,懵懵懂懂道:“感觉像在输液……”脸上凉凉的,更像输液了。

  

  日向听到了一声轻笑,而后,便是轻柔按在眼皮上的指腹。赤苇用手帮他刮去了眼皮上的精华液。

  

  “别怕。”赤苇说,“现在可以睁眼了。”

  

  眼皮轻颤,日向缓缓睁开眼,见到赤苇离得很近的面庞,呼吸骤然乱了。

  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我还是第一次见敷面膜敷出这样的阵仗……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(笑)感觉可以植入广告呢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赞助商看过来!缺一个面膜广告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日向敷面膜也太可爱了吧!怎么这么乖!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引人犯罪啊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月岛想……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闭嘴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恼羞成……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(微笑)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月岛对日向没有特别的想法吧,调侃我一个不够吗?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谁知道某人是不是自己有想法呢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你们能不能认真点啊?

  

  跨入娱乐圈以来,泽村已经习惯了各种护肤工序,熟练地贴上面膜,去了三楼的花房投递礼物。正要下楼时,他恰巧碰到从二楼上来的光舟。

  

  “小狼崽!”泽村主动打招呼道。

  

  光舟脚步一顿:“你的脸是怎么回事?”

  

  “我敷面膜啊……”泽村摸了一把滑溜溜的脸,打量了一下怀里空空如也的光舟,“你今天送什么呀?”

  

  光舟抬眼望他,沉默两秒,从睡衣兜里掏出一只手工叠的绿油油的纸青蛙,递给泽村。

  

  泽村满脸疑惑,没有去接。

  

  光舟蹙起眉:“你不是问我,今天送什么吗?”

  

  不会吧不会吧?泽村猜到了,但还是把青蛙推了回去:“你自己去投递。”

  

  光舟:“给你的。”

  

  此时此刻,泽村满脑子都是,为、什、么、给、我、青、蛙?

  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奥村君好像想通了?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送青蛙什么鬼啊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奥村光舟,从击球区下来吧你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哈哈哈,这句话出现了!

  

  白天练琴的时候,一个小男孩教了光舟纸青蛙的叠法。

  

  男孩说:“我要送给我喜欢的女孩子哦!”

  

  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,光舟说:“这也能当礼物?”

  

  但晚上,光舟成了不正常的成年人。睡衣左边的兜里装着一串手链,右边的兜里装着纸青蛙。取礼物的那一刻,光舟选择了纸青蛙。比起手链,纸青蛙绝对称得上是奇葩礼物。他希望泽村前辈能够体会到一点点他的情绪——那种让人胸闷的,猜不透的烦恼。

  

  不久前,美马归来的车声响起时,突然的冲动促使奥村问向星海:“星海君,你听说过这个说法吗……就是,如果你看着一个人,脑子里忽然有了一段旋律,就是喜欢上他了。”

  

  星海“唔”了一声:“虽然没听过,但是挺有道理的嘛。”

  

  光舟拧起眉头:“认识泽村前辈的第三天,我创作了一段新的旋律……我不认为,感情会来得如此之快。”准确的说,他和泽村真正有较深的接触,就是在周六那天。仅仅是因为那天发生的事,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对一个人动心?

  

  而且,他还从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呢。总觉得,是不是被“很会谈恋爱”的泽村给骗了。

  

  “哇,你这个人好奇怪啊。”星海直接说出了心声,“有日久生情,当然也有一见钟情,心动又不是疾病,干嘛避之唯恐不及?”

  

  “那星海君对日向君……”

  

  “咦,还以为你完全不懂呢!你看出来我喜欢翔阳了?”星海说这句话时,眼眸熠熠发亮,仿佛喜欢日向是一件令他骄傲的事。

  

  光舟点头:“表现得很明显。”

  

  “我对翔阳的话,好像既不能说是一见钟情,又不能说是日久生情……”星海摸了摸下巴,突然拍了下手,“啊,我觉得是命中注定!”

  

  光舟怔住。

  

  “命中注定……”他若有所思道,“这个词很浪漫。”

  

  浪漫得不真实。总是追求理性的他,下意识地想要回避这种不真实。

  

  “你的故事不也挺浪漫嘛!”星海说,“我要是也会写歌就好了,真好奇我对翔阳的感情化作旋律会是什么样呢。”

  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奥村之前给泽村的乐谱居然是!居然是!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输了。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天久君,别灰心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不用安慰他,哈哈,一看就知道是假装灰心。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还有星海……命中注定什么的,真的好会啊!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感觉星海甩其他人一条街啊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果然,星海选手在恋爱方面也是选手啊!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有可能他只是对日向很有一套哦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鸣君,你很懂嘛!

  

  心底腹诽着“小狼崽是嫌我像青蛙一样聒噪吗”,泽村伸手接过了纸青蛙。正好收回手,手腕却被光舟轻轻捏住了。

  

  光舟还是拿出了那串手链,将它搭到泽村的腕间,垂下眼眸,为他上了扣。

  

  “呃、这是……”泽村盯着手腕上多出来的银链,担心手心冒出的汗弄坏了纸青蛙。

  

  “好看吗?”光舟没有抬眼,泽村紧张的猫眼得以遁形。

  

  “和我想象得差不多。”光舟自问自答道,“因为你的手好看。”

  

  奥村光舟并不是会说漂亮话的人。所以,他此刻只是在陈述事实。泽村的手指修长,细细瘦瘦,腕关节灵活柔软,确实是一双很漂亮的手。

  

  换个场景,泽村可能会挺骄傲地接受夸奖,但此刻,他只觉得脸部温度急剧上升——接连被两个难搞的家伙夸“好看”!搞什么,他们约好了捉弄他吗!

  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拉个近景给我看看嘛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不是青蛙就好……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这是欲扬先抑的计谋吗?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奥村这不是违反规则的嘛?

  【嘉宾】吉川春乃:嗯嗯,看,花房的电子屏在提醒奥村君了,必须把礼物投递到心动邮箱里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啊哦,导演也在提醒我了——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可以开始推理了,今天也是孤军奋战的一天!诸位把今晚所有人的指向猜对,就能得到一张“心动车票”。上次全军覆没很可惜呢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全军覆没?你们好逊啊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鸣,你想象不到宫侑和御幸是怎么投票的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今天还是这两个人最难猜呢!

  

  演播室激烈讨论起来,嘉宾们得出各自的猜测后,就开始了揭晓答案的环节。

  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有一位房客今天得到了四票哦。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宫侑还是坐不住了啊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那个人是日向!我已经知道了!那今天泽村到底有没有得到三票啊?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天久好像真的成了泽村的粉丝了!你是盼着大家都喜欢他吗?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为什么不喜欢他呢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是,是——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很遗憾,泽村今天得到的是两票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也就是说,一也还是没投给他啊。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鸣君有何感想?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不出意料,一也没戏了,噗噗!

  

  得到四票的日向,将票投给了新房客星海。除了星海和日向完成互投之外,泽村和美马也在今晚达成了双向箭头。

  

  星海完成投票后,下楼敲响了一号房的房门。

  

  他没有进门,就站在敞开的门口,对日向直言道:“我没有准备特别的礼物,你不要失望哦。”

  

  “没有关系呀!”日向有点不好意思道,“其实塞什么都可以的……我也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啊。”

  

  星海“唔”了一声:“你送给研磨的排球挂件还有吗?”

  

  “欸?那个是我在巴西买的……”

  

  “那算了。”星海微微一顿,说道,“仔细想想,我干嘛要他的同款呢。”

  

  日向还没搞懂星海提起排球挂件的用意,星海紧接着说:“想礼物实在太麻烦了,你下次给我写纸条就好了。”

  

  “下一次还不一定投给谁呢……”对上星海微沉的双眸,日向改口说,“那,以后星海前辈如果把票投给我,也给我写纸条好了……”

  

  “好啊。”星海笑着弹了一下日向的额头,“有时间想送什么礼物,还不如拿那个时间想一下我。”

  

  日向捂住额头,同时也遮掩了自己发红的脸颊。星海前辈——怎么、怎么总是说这种话捉弄他啊!

  

  “好啦,你别慌。”星海收敛了笑意,“你投给别人,我会生气。但不会生你的气。”

  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选手。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星海选手!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喂喂,星海是不是也违反规则了?都直接告诉对方了,匿名投递礼物还有意义吗?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看来得让节目组提醒一下了!

  

  录完视频回来的研磨,正好撞见日向和星海的互动。他跟着日向走进房间,突然忍不住说:“为什么他们都早早地认识了翔阳?”语气有些委屈。

  

  他明明在认真地攻略呢,为什么游戏系统总是临时加塞“以前认识的前辈”……还是比宫侑嚣张得多的前辈。

  

  被研磨在心中点名的宫侑,已经按捺不住了。

  

  今晚的晚餐对宫侑来说是难熬的,星海和研磨在桌面上较劲,赤苇则是尽显绅士风度……宫侑清楚地看到了,他曾经视若珍宝的初恋,正在被其他人喜欢。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毕竟,他唯一的恋爱经验就是和日向的那一段……还搞砸了。

  

  晚餐之后,宫侑得到了宫治的回信——

  

  「说了这么多,你是不是还喜欢日向啊?」

  

  因为这条消息,宫侑更纠结了。

  

  仗着房间里依旧只有自己一个房客,宫侑在床上毫无形象地蹬起了腿。

  

  藏在心底的那些念头……其实,他清楚的。当初和日向提分手,嘴上说是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楚什么是“喜欢”,实际上,是希望日向可以更关注他,希望日向不要出国,希望……日向可以喜欢他再多一点。

  

  他清楚的。他介绍日向来参加这个节目,除了让日向赚外快、找赞助之外,他可能,有一点点希望日向见了他之后,感到后悔。他好像,比以前更不坦率、比以前更幼稚,所以才不肯承认——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意日向。

  

  他唯独不清楚,日向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  

  日向究竟是怎么想的呢?因为宫侑那段时间表现出的纠结,以及那篇长长的分手辞的恳切,日向以为他是真的铁了心要分手。多说一个字都会觉得难过,于是日向只在对话框中输入“好的”——过去的笨拙导致的一个个误会,有没有可能解开呢?

  

  “啊啊啊,不管了!”宫侑从床上蹦了起来,“现在还想争面子的话,以后肯定会更后悔的!”

  

  于是,宫侑往日向的心动邮箱里投递了一张卡片——

  

  「我不想后悔。」

  

  “呼……”迈出第一步的宫侑感觉松了口气。经过泽村的邮箱时,宫侑想到了自己的盟友。

  

  宫侑自诩和御幸同属“前男友联盟”。但他们差太多了。他是在不够了解日向的情况下分手的,御幸呢,是在足够了解泽村的情况下,被分手的。

  

  最具争议的一票,便是御幸。

  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我先卖个关子。御幸周日把票投给了宫侑,应该是还给宫侑的。

  【嘉宾】天久光圣:懂了。前男友联盟。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今天估计还是乱投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我有点恼火了,能不能打电话问他本人?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御幸一也,你再这样,我们嘉宾都要恨你了!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那我说答案吧……答案是,大家又全军覆没了。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哈?!

  

 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御幸弃票了。他在泽村的心动邮箱前踌躇了一会儿,将票投给了最后那个还未贴上姓名的空邮箱。

  

  回到房间,听泽村和美马聊起兜风沿路遇到的景和事,御幸还能笑着加入谈话。

  

  他还能忍。

  

  【嘉宾】月岛萤:他是忍者吗?

  【主持人】及川彻:星海选手。御幸忍者。

  【嘉宾】成宫鸣:这性格真是烦死人!怪不得泽村跟他分手!

  【嘉宾】山本茜:总觉得御幸憋得狠了,能憋出大招来……

  

  凌晨时分,床位靠窗的泽村隐约听见楼下有杂声。他翻了个身,没当回事,继续睡下。

  

  清晨,泽村又是最早起床的一个。他先是看到了客厅的行李箱,然后,才看到客厅沙发上躺着的人。

  

  “谁……谁啊!”刚按下窗帘开关的泽村,被吓了一大跳。

  

  沙发上躺着的,是心动小屋的最后一位房客,因为深夜抵达,怕惊扰他人,他洗漱后在沙发上凑合着睡下了。被大嗓门的泽村吵醒,神秘房客缓缓坐起,疲惫地按了按眉心。

  

  窗帘缓缓移开,柔和的阳光洒在神秘房客棱角分明的面庞上。泽村看清了,以至于整个人呆若木鸡。

  

  “克、克里斯……”泽村用力拍了下脸颊,怀疑自己没睡醒。

  

  再三确认是现实后,泽村激动得要哭了:“是,是活的克里斯前辈吗?”

  

  克里斯有些无奈。活的克里斯?他可不是来拍摄惊悚片的。

  

  克里斯起身,微笑问好,说的却是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

  “您、您还记得我?”泽村的脸涨得通红,“我、我只是和您见过一面,您居然还记得我!克里斯前辈果然,我、我真的……”

  

  泽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!克里斯不愧是他的偶像!

  

  “泽村,你好吵啊。”说话的人,是揉着脑袋从二楼下来的御幸。御幸的身后跟着美马。

  

  见到克里斯,御幸猛地愣住。

  

  他知道克里斯。不仅因为克里斯是有名的演员,更因为泽村狂热地喜欢着他。御幸和球团签约时,提出的一个条件,是希望人脉颇广的球团团长能帮他联系到克里斯,圆自家笨蛋一个追星梦。

  

  克里斯和泽村过去的交集,只不过是一顿晚餐、一张合影罢了。甚至,当初的那张合影,摄影者还是御幸本人。

  

  在那个遥远的休息日,克里斯和御幸握了握手,克里斯温和地说:“祝你们幸福。”

  

  见男友眼睛都黏在偶像上,原本醋意横生的御幸,也在那一刻释然,微笑着说:“谢谢。”

  

  而现在,物是人非,克里斯站在心动小屋里,成了他的竞争对手。

  

  ——看来,延长局来了。

  

  御幸想到了美马的问题。他想,逆转平局后,在延长局输掉比赛,才是最懊恼的。如果是一生仅此一次、一局定胜负的比赛,就算是他,也无法再忍耐着装作云淡风轻了。

  



  ===

  

  以防万一说一下,克里斯并没有暗恋泽村哦233克里斯晚到是因为临时做了救场房客。克里斯目前对泽村的想法应该是一点点心动+怜惜,想要给泽村一个机会。


       彩蛋是侑日(恋爱往事)+原·最后一位房客


感谢上章打赏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

感谢 @纳米  @8he89 .  @卡布 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 @當代胃痙攣大師 的付费礼物~

感谢大家的评论支持!!

评论 ( 112 )
热度 ( 382 )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TOP

© 塔树Woody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