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寒假了!!!
通常吃All主角➡️CP洁癖的小可爱们谨慎关注
建议看合集了解一下我产哪些cp 不要踩雷喔

昵称是塔树❤️
爱发电:塔树Woodyo

【All泽】柴犬小荣能有什么坏心思呢

原著+兽人设定。有超——级多的冷CP!

 @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啦 的约稿❤


***

  

  #乌龙求爱

  

  连续两个三振之后,面对御幸鼓励的眼神,投手丘上的泽村激动得露出了柴犬耳朵。兽人们会在情绪强烈时露出兽形特征,到了读中学的年纪,大部分兽人都能控制自己不轻易露出半兽形。偏偏泽村是个容易激动的笨蛋兽人,队友们拿他没辙,只好给他定制了特别棒球帽,专门在耳朵位置留了两个洞,方便他的耳朵钻出来。否则,兽耳把棒球帽顶起来的滑稽场景,可能会影响场上守备的队友们。

  

  用最后一球决胜负……泽村臀上的尾巴也鼓了起来,但他毫无所觉。现在,他满脑子都是眼前的打者,成宫鸣!

  

  “打者out!”

  

  泽村呆了呆,惊喜地朝捕手御幸扑去。守住了!把成宫鸣三振了!泽村感觉身体一轻,变成了完全的兽形——一只小小的柴犬。

  

  全场一片寂静。

  

  御幸同样受到了冲击,但他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队长作用,迅捷地用手套遮住了柴犬小荣,准备把他抱起来。

  

  几秒钟的时间,场上众人终于反应过来,于是,一般只会在恶意触身球后出现的情形,猝不及防地发生了——板凳清空!场上的守备、青道和稻实坐在休息区的球员,纷纷朝本垒涌了过来。

  

  仓持一个飞毛腿撩去,踹的是御幸:“你在干什么啊!干什么!性骚扰学弟吗!放开你的手啊!”

  

  已经把捕手面具摘下的御幸,突然想捡回它重新戴上——前提是能突出重围。御幸苦着脸承受了队友们的怒视,努力为自己辩解道:“不护住的话,他就要被看光了啊!”他护着柴犬小荣的动作没有丝毫动摇。

  

  稻实那边,一堆人拉住成宫鸣把他往后拖,另一群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御幸和被他护住的柴犬小荣。

  

  “你家投手是怎么回事!这是在骚扰我们的ACE吗?!”稻实的人气势汹汹道,“冲着我们稻实的人变成兽形,年纪轻轻居然就想用美人计……话说‘美人计’能用在这里吗?”

  

  青道众人不甘示弱地回吼:“凭什么污蔑我们家投手!可以说他笨,但是不可以说他色啊!”

  

  被队友架着的成宫鸣还在原地蹬腿,瞳孔地卝震:“居、居然!胆子不小!泽村荣纯,你看着我说话!”

  

  御幸:“……喂喂,他明明是冲我扑过来的啊。”

  

  一片混乱中,唯有泽村留有一方安静的天地。他透过手套上的缝隙往外看,无辜道:“汪、汪汪!”怎么回事……发生什么事了啊?!

 


 

  半小时后,场面终于控制住,稻实离开了青道的训练场。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了罪魁祸首上——如果现在是人形,泽村肯定已经露出猫眼了。但现在,大家看到的是眼睛圆圆、无辜的柴犬小荣。

  

  小凑春市一语道破真相:“荣纯君……你是不是不知道,露出完全体的兽形代表求爱?”

  

  “汪汪!汪汪汪汪汪?!”什么!还有这种事?!

  

  “……果然是笨蛋。”仓持等三年生默默决定,等泽村变回人形,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!

  

  然而,泽村笨蛋不出意料地不知道如何变回人形。最终,柴犬小荣被青道众人轮流抱着护送回了寝室。

  

  为什么要轮流抱呢?有人是这么说的:“抱着兽形的未成年超过五分钟都是罪恶!”大家掐着秒表,在时间控制上比跑垒还集中注意力。如果有谁多抱了几秒钟,就会被其他人瞪视。

  

  虽说会闹出这样的乌龙,全是不听生理课的泽村的错,但现在,面对软乎乎的小柴犬,所有人面上强装淡定,心已经溃败了!最后一棒接力的金丸,小心翼翼地把泽村放到了他自己的床上。众人挤在寝室里,没有一个人有要离开的意思,视线灼灼地盯着傻笑着的柴犬小荣。这个可恶又可爱的小家伙,正追着自己的尾巴在床上玩闹呢——变成兽形之后,泽村好像变得更幼稚了!

  

  奥村光舟因为刚才在休息区、个子又比较矮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挤出了中心圈。现在,他抬眸望着身侧的降谷,蹙眉道:“降谷学长,你露出耳朵了。”

  

  御幸转过头来看了一眼,笑嘻嘻道:“降谷,你很可疑嘛……”

  

  降谷置若罔闻,往前挤了挤,头顶着北极熊的圆圆的雪白耳朵,脸上浮着红晕。

  

  “很可爱……我可以摸一摸吗?”天然呆降谷一如既往的直球。

  

  仓持开玩笑道:“喂,降谷,你不是只喜欢白熊的吗?”

  

  “和白熊不一样……”降谷皱起眉,望着霸占“最佳观赏位置”的学长们,忽然产生了气闷的感觉,类似于不被允许投球时的心情。

  

  不可以!降谷被自己假设的情况点燃了火力值,使出了非要投球时的气势,仗着又瘦又高的身材,硬是挤到了最里层,用肯定句说:“我摸一摸。”

  

  御幸“啪”地一声打掉了降谷伸出的手。

  

  “御幸,你很可疑嘛……”仓持用刚刚御幸自己说的话戳了他的痛点,“投手的手可以这样随意对待吗?”

  

  “汪!”正在这时,柴犬小荣的叫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。

  

  “汪汪!我、我觉得……”柴犬小荣含含糊糊道,“汪!我好像,知道怎么变回人形了!我要变了!”

  

  “等等——你不要这么突然啊笨蛋村!”仓持急了,“所有人,现在出去,出去——”

  

  有眼力见的选手们立刻往门口涌去,每个人的脸色都诡异地发红。奥村光舟仍旧站在原地,刚刚挤挤攘攘的地方瞬间空了下来。

  

  已经走到门口的金丸和小春,又回去一把拽住光舟和降谷:“走了啊!”

  

  光舟:“为什么?我想看看泽村前辈的情况。”

  

  金丸刷地竖起了袋鼠耳朵,怒道:“因为泽村没穿衣服啊!”

  

  降谷同样不肯走,固执道:“洗澡的时候看过……”

  

  “那不一样!”反驳的人居然是光舟。

  

  刚刚还云淡风轻的光舟也竖起了耳朵,眉头皱紧了,说:“由兽形变回人形的泽村前辈……和洗澡的时候不一样。”

  

  其他人见了,纷纷笑着说:“欸,奥村的兽形原来真的是狼啊!被泽村说中了!哇,尾巴、尾巴也竖起来了!北极狼吗……”

  

  光舟沉着脸:“御幸前辈和仓持前辈还在里面……”

  

  金丸:!

  

  金丸妈妈恨不得变成兽形,把柴犬宝宝塞进自己的袋子里!



  

  #自作多情

  

  回到稻实后,成宫鸣每天都要说起泽村向他“求爱”的事。

  

  “你知道吗?青道的那个投手,叫泽村荣纯的家伙,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变成兽形扑向我呢!”

  

  一些女同学很配合:“欸?成宫君居然会遭遇这样的事?!不过,你是狮子,应该没有吃亏吧?”

  

  “我怎么会吃亏!”成宫鸣翘卝起了无形的尾巴,“哼,他肯定是看到我精湛的投球技术和威猛的兽形……”

  

  白河凉凉道:“你没有露出过自己的兽形啊。”

  

  “……也对。”成宫鸣顿了顿,发现了自认为的重点,“不对!我要是变成兽形,和他的兽形在大庭广众之下扑来扑去,那成什么了,那不就相当于裸【消音】做【消音】【消音】……”

  

  卡尔罗斯捂住了成宫鸣的嘴:“有女生在场的情况下,你还是闭嘴吧!”

  

  成宫鸣的人形绝对算不上高大,但兽形的他在泽村面前,可是有绝对体型优势的。虽然被捂住了嘴,但脑内活动无法停止,想到两人悬殊的体型差,成宫鸣的脸和脖子渐渐涨红,吓得多田野树急忙提醒:“学长要窒息了!”

  

  “才没有要窒息呢!”成宫鸣挣开了卡尔罗斯的桎梏,为自己正名。

  

  停顿之后,他又思索着说:“那他到底为什么……我的投球真的那么有魅力?”

  

  成宫鸣摸了摸后脑勺,嘿嘿笑道:“还是说,因为我太帅了?那小子,眼光还是可以的……”

  

  成宫鸣边说边摸出手机,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们。至于姐姐们可能会把事情转告给父母,那不是现在的他能考虑到的事。

  

  ——多年以后,他和泽村纷纷走上职棒赛场,今日的事成了“成宫鸣和泽村荣纯订过婚”等花边新闻的源泉。

 


 

  围观的白河和卡尔罗斯对ACE大人感到无语。

  

  两人并肩走远后,白河对卡尔罗斯说:“他要是继续这样猜想下去,会失恋的吧?”

  

  “为什么啊?”卡尔罗斯问,“难道你知道泽村中意的对象是谁吗?”

  

  指根抵着下唇,白河沉思着说:“我当时确实是和他对视了……”

  

  卡尔罗斯:?

  



  #冷血动物

  

  练习赛后不久,泽村不幸又和稻实的人偶遇了。虽然对方穿着常服,但泽村还是立刻认出了白河,毕竟,曾经有过那样一颗记忆深刻的触身球!

  

  泽村转身就想逃跑。除了当初投球恐惧症的阴影外,白河这个人本身就让他感到害怕!在投手丘上的时候,他曾清楚看见白河的脖子上浮起一层白色鳞片——柴犬小荣最害怕冷血动物了!

  

  “青道的,你跑什么?”

  

  泽村脚步顿住,要是装作没听到的话,实在太逊了!于是,他气势汹汹地转过身,怒道:“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?!”

  

  “泽村荣纯。”白河立刻答了出来。

  

  “唔姆姆……”

  

  “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

  

  泽村别扭道:“怎么会不知道……白河、白河前辈……”不管怎么样,不能忘记礼节!

  

  白河轻轻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就知道。”

  

  泽村:你知道了什么啊?!

  



  十分钟后——

  

  泽村:我知道了,白河前辈其实是好人。

  

  白河意外的是个蛮体贴的人。比如说,泽村只是瞄了一眼冰淇淋,又瞄了一眼抓娃娃机,白河就用让人无法拒绝的态度和速度,买了超大份的冰淇淋,又一次成功抓到了一只毛绒狗狗……没想到,白河前辈是抓娃娃的高手!

  

  依靠冰淇淋和毛绒狗狗拉近距离后,泽村终于把好奇已久的问题问出了口:“白河前辈,你的兽形,莫非是大蟒蛇……”

  

  “不,是体型比较小的类型。”

  

  泽村露出了好奇的表情,眨了眨比怀中玩偶更圆更亮的眼睛。不过,他没有失礼地继续追问。乌龙求爱事件之后,前辈们狠狠教育了他一通,现在,他已经知道兽形不能轻易展示了,并且,各大体育赛事严禁选手使用兽形,他大概这辈子都见不到白河的兽形。

  

  泽村并不自知,他的那副表情——完全是犯规!

  

  白河盯着他看了三秒,主动说:“是奶蛇。”

  

  “奶蛇?”泽村一脸狐疑,显然被这个名字迷惑了。

  

  最后,白河把泽村带到宠物店,让他见识了一下奶蛇的模样。

  

  “真的很像欸!明明看起来很凶……”泽村瞄了一眼白河的红发,嬉笑着收回视线,“但既然是宠物蛇,应该还是很温顺的吧?”

  

  第一眼看去凶残又不耐烦的白河前辈,完全不是泽村印象中的“冷血动物”!所以,泽村大胆地使用了“温顺”这个形容词。

  

  “你们这是在约会吗?”突然冒出的人,是独自逛商场的卡尔罗斯。

  

 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:“不是。”

  

  如果是别人,可能还会误会,但卡尔罗斯立刻接受了这个回答:“那我们一起去吃饭吧,我正愁一个人不知道该吃什么好呢。”

  

  白河闻到了卡尔罗斯身上的烤肉卝香。他怀疑卡尔罗斯别有用心,但他没有证据。

 


 

  #猎豹VS猎豹

  

  自从泽村知道了卡尔罗斯的兽形,就总是拿他和仓持做对比。

  

  动不动就说些欠扁的话,比如——“猎豹大人,可不要被隔壁美洲豹比下去!”“猎豹大人,‘谁才是豹中之王’的终极较量,就看你下一棒能不能打出去了!”

  

  站在打击区的仓持额头突突地跳,快要抑制不住脾气,露出半兽形的特征了。仓持决定,今天晚上要好好训练一下格斗技。

  

  结果,不知出了什么事,晚饭后泽村一直心事重重的,一整晚都没怎么说话,搞得仓持都没心情欺负他了。

  

  睡前,仓持支开浅田学弟,总算从泽村嘴里问出了原因——

  

  “仓持前辈,我好像被稻实的卡尔罗斯前辈性骚扰了!”泽村忧心忡忡道,“他说,如果我看了他的兽形,就明白他是最强壮的豹子了……他是不是那个意思啊!”

  

  怕仓持不懂,泽村又比了个亲热的手势,重复了一遍:“就是,那个意思!”

  

  仓持沉默了三秒,拿过泽村的手机。

  

  泽村:“你干嘛啊?”

  

  仓持:“把他删掉。”

  

  泽村:?!

  

  把卡尔罗斯删掉后,仓持把手机丢还给泽村,臭着脸说:“我接下来要说一件事,你听好了……”

  

  “唔姆姆……”通讯自卝由被破坏,泽村不开心了。

  

  “给你看我的兽形,但是你绝对要搞清楚——不是求爱,不是求爱!”

  

  泽村的表情立刻多云转晴:“嗯嗯嗯!我知道,仓持前辈怎么可能对我有那种意思嘛!”

  

  仓持:感觉更不爽了是怎么回事?

 


 

  “怎么回事?怎么感觉你和泽村之间有事瞒着我?他这几天都绕着你走啊,不正常。”课间休息时间,御幸主动向仓持发问。

  

  仓持立刻反驳:“我和蠢村之间能有什么秘密!”

  

  嘴上说着故作轻松的话,小动作上却完全暴露了——仓持懊恼地咬了咬手指。兽人在变成兽形后容易控制不住情绪,比泽村年长一岁的他也一样!虽然他那天并没有欺负泽村,但光是在泽村身上拱来拱去、舔……咳、咳咳!总之,发生了那样的事,泽村会害怕也正常。

  

  唯一的安慰是,仓持如愿地获得了“豹中之王”的称号——话说他才不想要这样的称号呢!

  

  越想越气,仓持不爽道:“下一次对上稻实,绝对不能输。”

  

  “是不能输给稻实的卡尔罗斯吗?”御幸一猜一个准。

  

  “吵死了啊你——”

  

  御幸转了一下手中的铅笔,黑框眼镜反了反光。



  

  #前辈的真面目

  

  “降谷,你想知道御幸前辈的兽形是什么吗?”

  

  发呆的降谷慢半拍后点了点头。虽然他的兴趣并没有那么大,但是他总是很容易被泽村哄去做各种事情。

  

  “既然这样,我们就展开‘揭穿御幸一也的真面目’大作战吧!”

  

  为了让御幸露出兽形特征,泽村和降谷联合使用了“惹御幸生气”“吓唬御幸”等等战略,不出意外,各种作战都失败了。御幸一也,简直就是铜墙铁壁般的兽人!御幸的兽形和御幸不戴眼镜的脸一样,终将成为青道永远的未解之谜。

  

  放弃作战后,泽村像往常一样窝在御幸的寝室里看书,嘴里碎碎念道:“你就是狸猫吧,狸猫!哼,长得就像狸猫!”

  

  “哈哈,随便你说哦。”御幸无所谓地笑了两声。

  

  泽村被御幸的笑声挑衅了!他立刻丢掉御幸的书,凑到书的主人的脸边,竖起猫眼问:“从刚才开始就很好奇了,你脸怼着书,到底在看什么啊?是什么我不能看到的东西吗?”

  

  御幸坦然道:“不是啦,我只是在偷笑啊。”

  

  “可恶!把偷笑说出口,你是在小看我啊!”泽村刷地从御幸手中抽走了书。

  

  御幸警惕道:“你别再拎我衣领了。”

  

  “我才不……”说实话,想拎也拎不起来!御幸一也好像越来越壮了,每次站着拎他都没法把他拎到脚离地,可恶!

  

  泽村决定,至少——他至少要和御幸平视着对话!他四下一望,发现没有椅子,于是就势一跨,岔开腿坐到了御幸的腿上。

  

  御幸推了推眼镜,语气罕见的有些慌:“呃,泽村,等等……”

  

  感觉到屁卝股底下压着的腿紧紧绷着,泽村得意道:“哈哈,混卝蛋御幸,你慌了!”

  

  御幸举手投降:“你先下来!”

  

  “我不!”难得看到御幸窘迫的样子,泽村才不会服输!,

  

  因为怕被御幸甩开,泽村甚至双手扶住了椅背,嚣张道:“哈哈,这就是‘椅咚’!”

  

  “……你到底看了什么奇怪的漫画啊。”

  

  泽村没回答,他凑近了些,去观察御幸的脸:“欸,御幸前辈,你头发这里鼓出来……啊,是耳朵啊!”

  

  泽村用左手抓卝住了御幸冒尖的耳朵,兴奋道:“真的是耳朵!我看到御幸前辈的耳朵了!让我看看你是什么……”

  

  御幸一手紧紧揽住了泽村的腰,一手抓卝住了泽村那只冒失的左手,声音低沉道:“不能随便摸别人的兽耳,你不知道吗?”

  

  “是、是狐狸啊……”是赤狐!

  

  等等、忽然感觉,好像也哪里不对……揽在腰间的手臂,以及某个开始抬头的地方……好硬啊!被勒得好痛!

  

  泽村开始感到尴尬了,他移开视线,不去看御幸的脸:“知道了,我、我错了!那、那你倒是放开啊,放我下去!”

  

  御幸翘卝起嘴角,凑到泽村耳朵,低低地说:“其实,也不是不能让你看我的兽形……只是,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  

  泽村的心理防线在此刻崩塌!他心里大喊着变卝态啊!但是嘴上却说不出话来……

  

 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

  幸好,御幸的室友、正义的护卫者小狼崽及时登场!

  

  泽村朝门口的光舟伸出手,惨兮兮地大叫道:“小狼崽,救我!”

  

  此时,御幸已经放开了掐着泽村的腰的手,无辜地摊开双手,耸了耸肩:“哎呀,有些人非要坐在我腿上,真是不知道想干嘛……”

  

  光舟愤怒的目光立刻射向了泽村,北极狼的耳朵也竖了起来。

  

  有口说不清的泽村,苦着脸被光舟拽了下来。离开这间寝室前,泽村回过头,咬牙切齿地盯着御幸:“狐狸……果然是阴险的狐狸……”

  

  坦然的狐狸队长,在泽村离开后摸了摸下巴,遗憾道:“刚刚的局面……有点可惜呢。”

  



  #扑克脸

  

  虽然泽村的打率一直很低,但是被扑克脸的王野连续三振,让他深深感到自己被针对了。想到远在东京的扑克脸学弟的各种不敬行为,泽村愈发觉得自己很没面子。

  

  仓持还在旁边煽风点火:“你看,只有你会露出耳朵,像小孩子一样。”

  

  泽村按住自己不听话的兽耳,顶嘴道:“还、还不是因为你们给我的帽子!戴普通帽子的话,就不会露出来了!”虽然,帽子被顶起来可能会更丢脸!

  

  “哦——是这样么。”又来了!若无其事地打击他的御幸一也!

  

  胸膛上挨了泽村几拳,御幸无奈道:“喂喂,调笑你的不是仓持吗?为什么打我啊?”

  

  泽村直接忽略了御幸的话,咬着手指道:“我一定要让王野的扑克脸破功,像我一样露出耳朵!不过,他也有可能是像白河前辈那样的冷血动物,没有兽耳……”

  

  或者,是小狼崽的近亲?泽村觉得,小狼崽的耳朵还是很好摸的——虽然他只摸过一下,就被仓持等人轮流打卝手心了。他的手可是珍贵的投手的手啊!那群狠心的家伙!

  



  泽村的期望落空了,王野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崩。

  

  但是,比赛结束后,王野主动向泽村伸出了手。泽村紧紧握住王野的手,原谅了对方此前的挑衅!主动跟他打招呼,说明王野是欣赏他的嘛!

  

  临别前,泽村自认为双方拉近了一点距离,就好奇地问道:“你的耳朵真的不会变吗?”就算是同样扑克脸的小狼崽,也会在他面前破功呢!

  

  泽村突然发现王野的帽子似乎耸动了一下,于是,他一边说着“对不起”,一边下意识地做了件冒犯的事——他摘掉了王野的帽子。

   

  一对小耳朵竖在王野的头顶。在泽村的注视下,兽耳不安地晃了晃。而王野发间的人形耳朵,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红透了。

  

  “我的兽形是马。”王野解释了一句,飞速抢回帽子,戴上之后一溜烟地跑远了。

  

  泽村目瞪口呆:白龙的选手果然都跑得很快!

  

  “泽——村——”仓持在背后捏着手,骨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。

  

  泽村:“……”

 


 

  #出来混总是要还的

  

  听说御幸被十家球团相中,美马不顾身后御幸连续抛出的“你呢?”“你呢?”,朝通道的另一边走去。他走着走着,就撞到了青道那个令他颇感兴趣的投手——不能说完美无缺,但这场比赛,他确实配合御幸一起将他们压制住了。

  

  “泽村。”美马准确说出了泽村的姓氏。其实他已经记下了泽村的全名,期待着下一次站上针对他的击球区。

  

  “做什么?”明明是面对学长,泽村却没好气道,“你还要我的line吗?”

  

  “我是前辈吧。”美马蹙起了眉。白龙高校可从来没有对他不敬的学弟。看来在赛场之下,御幸没有将这位学弟调卝教好。

  

  被御幸和泽村这对惹人生气的投捕搭档接连打击,美马的怒气值终于积累到了一定程度,使他露出了半兽形的特征——不仅露出了兽耳,连手背也覆上了一层黑白相间的绒毛。

  

  因为面对御幸和仓持时总是没大没小,泽村一时间忘了非常重要的礼节问题,被美马一瞪,他立刻示弱道:“对、对不起!”

  

  泽村悄悄觑了眼美马的手背,好奇道:“美马前辈……是猫吗?”

  

  美马阴沉着脸道:“是白虎。”

  

  泽村了然:“总之是猫科动物!”

  

  泽村抖了抖自己的柴犬耳朵:“我是犬科哦!”

  

  美马:“……你怎么总是在半兽形的状态?”他是因为生气才失态的,泽村呢?他是幼稚园的小朋友吗?

  

  泽村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有的时候心情不错也会冒出耳朵!”

  

  美马默然。心里想着,惹我生了气,你的心情倒是不错?真是欠管教的后辈。

  

  尴尬的气氛中,泽村没话找话道:“那……美马前辈,你要加我line吗?”说出口后泽村才意识到不对,他的本意不是想和美马成为网聊好友啊!

  

  不管怎样,结果就是,美马和泽村成为了line好友——刚刚欺骗了美马的御幸,尝到了恶果。



  

  一周后,御幸收到了忍无可忍的美马发来的短信:「泽村为什么不回line消息?」

  

  御幸:?

  

  御幸思考了一下,答复道:「可能是因为仓持只会帮他回女孩子的消息。」

  

  美马:?

  

  美马一边惦记着泽村那边已读不回的消息,一边望着自家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投手,怀疑这是青道的战术。

  

  他们中计了。

  



  #惩罚

  

  「泽村,你是不是又没控制好自己的兽形?」 

  「不许装傻!」

  

  ——质问的消息,来自于已毕业的克里斯前辈。

  

  白龙战后,泽村在返程路上又失控了一次。这次,他变成柴犬小荣一分钟后,就自信满满地说:“我现在就可以变回人形!”

  

  结果众人异口同声道:“别变。”

  

  柴犬小荣:“汪?”

  

  「克里斯前辈是从谁那里听说的啊……我再也不会犯错了!」

  

  泽村说着,发了一个柴犬摇屁卝股的表情包。在他看来,这是示好的意思。在更多人看来,这个表情包很欠扁。

  

  克里斯是泽村最亲近的学长,兽形和他一样都是犬类,不过克里斯学长是英俊而温和的拉布拉多,偶尔有点阴沉的那种。泽村的一个愿望,就是和兽形的克里斯前辈一起散步。没有哪条狗狗能抗拒散步!

  

  不过,在青道队友们告诉他露出兽形代表示爱后,泽村的愿望破灭了一半。

  

  尚存一半是因为,泽村当即坦然地说:“那我去追求克里斯前辈也可以!”他泽村大人才不会不负责呢!愿望还是有可能实现的!

  

  只是,他的设想当场就被队友们扼杀了。大家都说,现在的泽村是绝对入不了克里斯的眼的——克里斯本人并不知道,昔日学弟们给他挖了这样的坑。

  

  「如果下次再犯,我会去青道亲自教导你。」

  

  泽村立刻竖起了耳朵!克里斯学长亲自来青道教导他……求之不得呢!

  

  发出那句话后,克里斯也意识到了泽村可能有的想法,立刻补充道:「我会打你屁卝股。」

  

  !!!泽村这回真的被吓到了。

  

  其实,克里斯想说的是,打柴犬小荣的屁卝股。

  

  他立刻又想再发一条信息补充,但是,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总觉得手机烫手。

  

  ——在惩罚降临到泽村身上之前,克里斯本人先吃到了苦头。



  

  #“阴谋”

  

  击败稻实后,青道在甲子园的签运不错,一直到决赛才遇到巨摩大藤卷。

  

  当晚的庆功宴,泽村偷偷拎起落合教练的酒,溜到外面走廊上喝了几口,然后——然后发生了什么,就完全超出掌控了。

  

  面色阴沉地走在街头的本乡正宗,意外遇到了一只柴犬。柴犬仰脸看他,圆圆的眼睛闪闪发亮,肉肉的脸上自带软乎乎的微笑……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,也会被融化的。但本乡可是铁壁中的铁壁。

  

  高大的巨摩大ACE,对路中央小小乖乖的柴犬说:“你为什么挡我的路。”

  

  胡说,路明明很宽敞!柴犬小荣眯起眼睛瞧本乡的脸,隐约觉得他长得像某人,某个不愿意握手的没礼貌的家伙……倒胃口的本乡!讨厌的家伙!醉酒的柴犬小荣一时间忘了该怎么说人话,无能狂怒地汪汪了好几声。

  

  本乡蹲下卝身把柴犬小荣抱了起来,理所当然地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。他伸出宽大的手掌,试图把柴犬小荣竖起的耳朵按下去。小东西的耳朵会让他想起青道那个吵吵嚷嚷的投手,他看了很不开心。但一松手,兽耳又不听话地弹了起来,弹到他的胸膛。

  

  “吵死了。”本乡低声恐吓。

  

  “汪汪……”明明没说话啊!

  

  “所有柴犬都像你一样吵吗?”本乡又说。

  

  “汪汪!”哪里还有像他这么可爱的小柴!

  

  “做我的狗就不许吵了。”

  

  “汪汪汪汪汪!”你才吵呢!还有,谁要做你的狗啊!

  

  柴犬小荣在本乡的怀里挣扎了一会儿,挣扎着挣扎着,就没出息地睡着了。



  

  第二天,恢复人形的泽村是在本乡的房间醒来的。王牌大人一个人占了一个房间,房间是上下床的设计,昨天晚上,本乡虽然说着嫌弃,但还是把柴犬小荣擦洗干净,安置到了上面的小床。而现在,在小床上醒来的泽村,得到的待遇就没那么好了。

  

  清晨醒来后发现柴犬变人,受到惊吓的本乡跪坐在床上,试图用眼神压力把泽村“灼”醒。可惜,某人还是睡得很香甜,未褪的兽耳兽尾偶尔不安分地抖动几下。

  

  此刻,见泽村终于醒来,本乡挪了挪发麻的膝盖,说出的第一句话是:“骗子。”

  

  “欸?”泽村懵了。

  

  本乡呆坐了几个小时,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大戏。

  

  作为“被骗”的苦主,本乡面色沉沉道:“我看了你的兽形,应当和你结婚。”

  

  值得吐槽的事实在太多了!震撼过后,泽村说出的第一个槽点是:“我们才高二啊……”

  

  本乡皱起眉:“当然要等到法定结婚年龄才能履行约定。”

  

  泽村:你觉得重点是这个吗?




====


因为是约稿就发在这个号啦!纯钻A的其他文会发在小号的!

用免费粮票可以换取彩蛋XD彩蛋不容错过!(主要有关本乡和克里斯)

评论 ( 43 )
热度 ( 1071 )
  1. 共105人收藏了此文字
TOP

© 塔树Woodyo | Powered by LOFTER